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义殁】爱情之道(误)

01说梦到了我写了篇义殁给她,那就试试看嘻嘻ww

从来都写不好D3,不要见怪

没有考据,时间轴大概是hos的

 



作为现任的智慧天使,泰瑞尔却从来无法看穿前任智慧天使、他的兄弟马萨伊尔的想法。

智慧的化身就该是能够洞悉一切的——然而泰瑞尔即使从马萨伊尔那里接过了智慧天使的衣钵(实际上马萨伊尔并没有同意他这么做),他依然不擅长洞察人心。在久远的过去,他未能及时察觉到自己副官内心的动摇从而酿成大过;而眼下,对于英普瑞斯尖酸刻薄的指责,他也缺乏用富含睿智的言语回击的能力。

但自从他与马萨伊尔重逢,他们之间的紧张关系似乎在一刹那间就缓解了,毕竟这里不存在天堂与地狱永无休止的争斗,有时,他们甚至不得不与地狱魔王联手对抗强敌——我是谁?这个空间的存在意义是什么?我们究竟为何而战?而同样的,这些问题,现任的“智慧”天使完全无法解释。

他也依然看不清马萨伊尔的内心。

重逢的那天对泰瑞尔来说,就像幻境一样不可思议。他过去想过与自己兄弟重逢的可能性,也许在马萨伊尔消逝、自己的凡人身躯也归于尘土之后,终有一天他们会在水晶穹顶重生。但泰瑞尔没有想到两人的再次相聚来得如此之快,并且,是在如此荒谬的时空中、荒谬地突然相遇了。

他的兄弟,依然是那身熟悉的黑色衣着,突兀地飘曳到他的面前。泰瑞尔骑着马几乎是完全愣在了原地,直到坐骑发出不满的轻声马嘶之后他才醒悟过来,飘落下马,向着自己的兄弟前进了一点,然后停住了。

“为什么不给你的兄弟一个拥抱呢?”

他听到马萨伊尔在笑,声音低沉,一如从前他们同在高阶天堂时那样。

但是闻言他并没有动。前任的智慧天使极少会发出这样的笑声,只有在他们避开其他天使的耳目、做那种事的时候才会……他的兄长被抱的时候不怎么会说其他的台词,除了在无法忍耐的时候才会低低地发出几声不明意义的嗯啊,其余时候不是极度的沉默、整个空间只剩下两人翅膀翕动的声音,就是这样低沉的浅浅笑声。

——在笑什么?

这样的答案依然不得而知。

在重逢之后,两人毫无征兆地恢复了从前在高阶天堂的关系。马萨伊尔执着于诱惑自己的兄弟,而时空枢纽可不比高阶天堂,两个天使躲在草丛中追寻禁忌的欢乐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人察觉。为此泰瑞尔伤透了脑筋,觉得自己是完全走入了前任智慧天使的圈套中。

——但是,马萨伊尔在想什么呢。

他搂住对方,因而两人能更加紧密地融为一体。马萨伊尔的窄腰手感好得一如既往,但他们的心境在经历了以命相搏的过往之后,却如何再称得上与过去相仿。

马萨伊尔的寡言让他心生恍惚。他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他们的童话故事早已支离破碎,对方又为什么如此执着于诱惑自己?

作为智慧,泰瑞尔还是无法看透。

“马萨伊尔,为什么……”

终于有一回他忍不住这样问了。而对方在他身下只是长长的“嗯”了一声,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舒服,还是他真的在回答自己,于是泰瑞尔扩充了自己的问题:

“我的兄弟,你对我……究竟是怎么想的?”

说完他自己就觉得这样的台词直白得太欠妥当,而他也没有指望对方会回答自己。作为新任的智慧,这些事他还是无法参透。

然而马萨伊尔的回答却令他不由得欢欣鼓舞。

“天使会因此而振动翅膀,凡人会因此而充满妄念,动物则会因此而追逐跳跃;死亡与新生,生命的自然规律因此而延续下去,我对你也同样——所谓‘爱情’就是如此。”

前任的智慧天使语气没有丝毫起伏,仿佛只是在陈述真理一般对他这样诉说着。

评论
热度 ( 8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