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臣君】病娇Xerath(???)

给01写的故事ww

Xerath x Azir

是他们还幸福地在一起(??)的时候的事

不知道用哪种翻译好所以干脆全用英文了……

就玩过两局lol,写的不对请多谅解(企鹅悲伤

 




当Xerath返回皇宫的时候,他听见了谈论他们皇帝下一个征服目标的窃窃私语,有些人在议论着皇帝近年来的穷兵黩武。远古的魔法不仅赐予他力量,连感官也灵敏于常人的数倍;只要他想,他就可以轻易地监控起整个Shurima帝国,所有人的一言一语都逃不出他的耳朵。

但是现在暂时没这个必要。Xerath想。抱怨的声音还没有大到可以让Azir听到,如果真的到了那个程度,他总有手段让那些声音永远地消失。

Xerath无视了用魔法探知到的这些不安因子,继续向他的目标前进着。他刚刚才从一处沙漠墓穴中脱身,在他如饥似渴地寻找禁秘学识的时候出了些意外,即使是他,也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心被困了三天,最后靠着强大的魔法和顽强的毅力才逃了出来。

——Azir不会知道这些的。他突然这样怨恨地想,生还归来、并且即将见到Azir的喜悦被打消地一干二净。Shurima的皇帝怎么会关心一个奴隶的死活,哪怕是与他关系亲近的奴隶,而这个奴隶还曾无数次为他出生入死。

但是这些忿忿不平很快又被另一种认知冲散了。对于Azir来说,自己是与众不同的那个奴隶。他在任何时间无需通报即可去觐见Azir,而Azir也从来没有提出过异议,对方默许了这些唐突的举动并给了自己足够的自由。

然而给予这个奴隶如此的自由,不过是让Azir最终迈向毁灭而已。

Xerath心中早有了一套完整的盘算,一个哪怕出现在奴隶的脑中片刻都应该被即刻扼杀的计划——终有一天,他将取而代之成为Shurima的皇帝,到那时整个王国都将拜服在他脚下,包括曾经奴役过他的Azir。

所以他才不顾生命安危地寻找禁忌的知识。他的计划仍然缺乏最重要的一环,类似一个他可以从中将Azir的权力窃取过来的仪式——Xerath觉得他已经快要接近那个答案了,只要再过一段时间,他一定能找到的……

不过眼下要做的事还是得到Azir的足够的信任,现在的不够、太不够了。他的计划不允许失败,哪怕是最微小的偏差都不能发生,所以他需要Azir的绝对信任,信任到潜意识中对他惟命是从的程度才行。

伴随着思考,Xerath已经来到了Shurima皇帝的寝宫前。他用隐形的魔法绕开了守卫,从后门悄悄溜了进去——作为一个奴隶他是不能擅自进入皇帝寝宫的,除非Azir亲自传唤他。

他终于见到了这个令他既恨又爱的人。看来Azir也是刚办完公事才休息不久,连平时不常穿着的盔甲都还没来得及脱下,大概之前是去整顿了军队。

“Xerath你回来了?”

Shurima的皇帝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他,呼唤着他给他起的名字。奴隶是不该拥有名字的,而Azir在当年给那个男孩命名的时候,就像赐予了他全新的灵魂。自己至少有哪里是不一样的,能得到那个高高在上的傲慢的小皇帝的微笑、呼唤、命名……甚至是吻与身体的交合。

所以他隐去了自己外出的目的与险些丧命的经历,回报给Azir一个同样温暖的笑容,然后依照礼仪跪伏在地。

“我回来了,陛下。”

“说了多少次,只有你我的时候,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是的,Azir。”

待Xearth起身,Azir自然而然地将一臂递于他面前,而Xerath从容地接过来为他卸去盔甲。这当然是奴隶该做的事情,而Azir也是如此习以为常。

——但这让Xerath觉得无名的怒火点燃在他心头。Azir的行为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奴隶的身份,少年时的许诺早已成为了谎言被抛在脑后,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他将永远无法与Azir平起平坐,甚至于他的梦想……彻底拥有这个人。

“你听说了吗?帝国即将再次发动战争,而我需要你的支持,Xerath。”

解去了盔甲,仅仅穿着内袍的Azir身姿随着步子摇曳着,看得Xerath心里一阵痒。

“无需因那些软弱无能者止步,陛下。您的决断永远是英明的。”

他在培养着Azir的虚荣与傲慢,或者换种表述方式,Xerath在溺爱着他的小皇帝。有时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哪些是他发自肺腑的话语,哪些才是他苦心孤诣想要毁掉Azir时说出的台词。但他又真的很开心,在得到自己的支持的时候Azir总是那样的喜悦,而他又单纯地沉迷于对方向自己展露的微笑。

“我很高兴你一直都站在我这边,Xerath,”他的小皇帝突然凑了上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托着他的后脑将一个吻点在他嘴唇上,“这是给你的奖赏。”

 


这是被他一点一点宠坏的小皇帝。Xerath想。

等到他将整个帝国和皇位都夺过来的时候,他就可以不必再在意自己的身份、真正地拥有这个人了。

然而这时的Xearth从未想过,将来竟然会有那样的可能性:他将不得不亲手杀死他心爱的Azir。

评论
热度 ( 2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