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献给阿塔尼斯的一朵玫瑰花

看标题知内容系列

有毒,不要看,不要看!

别怪我,要怪就怪我的恐怖文学老师吧(((

再说一遍,真的是恐怖故事改编!




《献给阿塔尼斯的一朵玫瑰花》



达拉姆的大主教去世了。

这对于艾尔的星灵来说既是噩耗,同时又让他们不由自主地感到了欣慰。作为一名极度暴躁又性格孤僻的大主教,阿塔尼斯是寿终正寝的,至少在他人看来他死前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痛苦;至于欣慰,则是全体达拉姆都觉得对于他们的大主教来说,这也是一种解脱了。

在葬礼结束之后,一些年长的艾尔星灵开始回忆起往事,在他们眼里,阿塔尼斯的变化总是那么不可思议——他从前可不是这样一个星灵,有位当年曾经与阿塔尼斯共同出生入死过的圣堂武士这样说。在他们击败黑暗之神埃蒙之前,阿塔尼斯绝不是这样的性格。

大多数年纪稍轻的星灵已经不知道那么久远的事了,在失去了卡拉之后,星灵的历史传承便只能依靠文字资料,而年轻的星灵总是心气浮躁得不愿去翻阅历史,曾经艾尔的陷落对于他们就像创世纪那样遥远。



“你们知道塔达林吗?那是一族曾经侍奉黑暗之神的星灵,但是在黑暗之神消失之后,他们就像过去那样再次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之外,之后没有任何艾尔星灵再遭遇过塔达林了。

“他们一直都是我们的敌人,隐藏在黑暗中,信仰与文化都与达拉姆完全背离——”年长的星灵向年轻的星灵们这样讲述着,“但说来你们可能不信,在我们与黑暗之神的战争中,塔达林竟然帮助了我们。”

没有任何其他的星灵发出声音,他们都在静静地倾听着。在领导者死后便开始讨论他的逸事的确有些不太妥当,但他们的注意力显然已经被这个故事完全吸引了。

“那时塔达林的首领——没记错的话是叫阿拉纳克吧,他主动找到了阿塔尼斯要求合作。那时我们的大主教还很年轻,而年轻总是会伴随着其他一些东西,比如爱情。”



年长的星灵继续回忆着。当年的阿塔尼斯是那样意气风发,即使是家园的沦陷与族人的牺牲的双重打击也未能驱散他那股年轻的傲气,而他对待下属的态度又每每令人觉得如沐春风,绝非后来大家所见的那样固执武断。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年轻,对事容易太过认真而失了分寸。

随着战事的推进,阿塔尼斯身边的所有星灵都能感觉得到他们的大主教恋爱了,对塔达林的高阶领主——而且爱得有些无可自拔。虽然没有人挑明向阿塔尼斯说过,但他们私底下都不太赞成这样的恋情,在他们看来,一个懦弱狡诈的塔达林绝对配不上他们的大主教。

可是阿塔尼斯自己却很享受其中。他不仅将阿拉纳克接到了亚顿之矛——那时他们准备战争的方舟舰上,甚至与阿拉纳克共寝一室——阿塔尼斯从来不让别人进入他的房间,直到现在大主教的卧室也依然从未有外人进入过。



可是在战争结束之后,阿拉纳克却离开了艾尔返回了塔达林的星球,即使阿塔尼斯如何极力挽留也无动于衷。变故似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发生的,阿塔尼斯的性格在一夜之间变得阴郁了起来。但在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有觉得有太大的问题,毕竟他们的大主教刚刚失恋,需要一点的自我调整时间——因此他们也就没有在意了。

他们的大主教似乎沉心学术研究了一段时间,整日与各种化学药剂为伴,他从泰伦帝国那里采购了不少——在艾尔星灵看来是过于老旧的科技了。阿塔尼斯还命令人去捕捉了数量惊人的异虫以供实验,在他的房间里日夜研究着什么——然而也没有人知道是什么。

也许是听说了阿塔尼斯饱受相思之苦的传闻,或者是阿塔尼斯向他要求的也说不准,总之阿拉纳克亲自来了一趟艾尔,而这就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阿拉纳克。在那之后,所有达拉姆星灵都就再也没有见过任何塔达林了。



葬礼结束,接下来的事就是整理阿塔尼斯的遗物了。所有星灵都抱有着好奇,想知道大主教那神秘的房间中究竟都有些什么,或者只是单纯地想要祭奠这样一位伟大的领导者——尽管性格极度怪异,领导方式也屡屡令人诟病,他依然是一名可敬的圣堂武士。

——然后他们看到了,在大主教的卧榻上摆放着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被制成了标本的阿拉纳克。

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他们注意到这具保存完好的尸体旁边,床铺已经明显地陷了下去,就像是有谁很多年都一直睡在那里一样。



Fin.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