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买果汁的梗

坚果要属下跑腿买果汁的梗
这次的原创p是01的点子ww
鲜血猎手是塔达林的隐刀,战役里的



利昂是位塔达林的鲜血猎手。
听来好像很难以置信,他本来竟是一名艾尔星灵,只是他实在是倒霉到不能再倒霉了:不幸与自己的队伍失去联络,又不小心跌进了塔达林星球上的地嗪池子里……本以为自己会就这样倒霉地死去,他却被一个星灵救起来了,而那个星灵不是别人,恰巧是塔达林的高阶领主阿拉纳克。
令他意外的是,阿拉纳克竟然没有处死他这个入侵者,反而是问他是否需要回到艾尔。他对此感激涕零,当即发誓要对高阶领主效忠。
然而阿拉纳克早有盘算。太精明的部下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他觉得利昂“傻得冒泡”这点才是最有价值的。因此利昂在塔达林中的地位十分微妙:他是高阶领主用来监视自己属下的工具,同时也是跑腿一些杂事的专员。但是利昂并不觉得自己被利用了,反而对高阶领主更加感激涕零。
鲜血猎手总是能悄无声息地捕捉新鲜的八卦*,利昂也不例外。他是高阶领主热忱的头号粉丝,对于高阶领主的家事总是有着奇异的敏锐度,比如“高阶领主和艾尔的大主教最近吵架了”“高阶领主昨天晚上睡的地板”“高阶领主打算要第二胎”这些,八卦总是有方式不胫而走。而谁又能说出来,这是不是阿拉纳克巩固统治的手段呢?
最近利昂又被赋予了新的使命。阿塔尼斯喜欢“喝”泰伦的果汁,尽管他的品尝方式是抹在下颌皮肤上感受这种特别的触感。有时他也建议阿拉纳克和他一起分享,可是对方似乎对这种泰伦的饮料不屑一顾的样子。
……也许他也没有真的不屑一顾。在阿塔尼斯在斯雷恩养胎的期间,即使艾尔的大主教什么也没说,阿拉纳克还是决定悄悄买点果汁来犒劳一下他辛苦的爱侣。以往都是艾尔那边与泰伦达成了定期购买果汁的协议,但是塔达林毕竟是与泰伦有些敌对的关系,没办法兴师动众,只好将这个倒霉差事交给利昂去看着办了。
托他身为鲜血猎手的福,利昂很容易地就潜行在了泰伦的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他鬼鬼祟祟地向着目的地前进着,被泰伦称为“便利店”的地方,手里还拿着高阶领主给他的一小把水晶矿——我们的高阶领主真是太棒了。他这样想着。他竟然没有让我自己出这份钱!
果汁、饮料、汽水……他在对于星灵来说过于狭小的便利店里仔细端详着,研究着货架上的标签。应该就是这个了吧——他随便拿了一瓶,然后走到收银台旁边付款时才现出了身形。
“是星灵!”
负责收银的泰伦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嘘——”利昂学着泰伦的样子摆出噤声的手势,“别紧张,我就是来买果汁的……不要害怕。”
结果最后眼前的泰伦还是一副被吓破胆的样子,连他的水晶矿也没敢要,还多送了他一瓶饮料。



阿拉纳克拿着刚买回来的果汁轻手轻脚地推开了房门,想给阿塔尼斯一个惊喜。他的爱人正依靠在躺椅上熟睡着,怀里还抱着他们的儿子亚利安达。他走过去,与对方亲昵地蹭了蹭额头将阿塔尼斯唤醒了。
“我回来了,给你买了果汁。”
“果汁?是你买的吗?”
然而阿拉纳克完全没有想要提起倒霉的利昂的功绩。他没对此解释什么,只是打开了罐子便递给阿塔尼斯,而阿塔尼斯很自然地接过去,很开心又迫不及待地尝了一点。
但是他的伴侣的表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开心,而是变得有点微妙。
“我觉得,味道有些不对……”**
“哪里不对?”
阿拉纳克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品尝”出味道的不同的,而且他对泰伦的饮料一直都兴致缺缺,也就没怎么尝过,更别提分辨味道了。
“——真的不一样!”
大主教的声音有点着急,大概阿拉纳克这副迷茫的样子让他以为是不相信他的判断。他索性把黏糊糊的果汁抹在自己的下颌,然后将阿拉纳克扯过来,两人彼此摩擦着下颌感受着果汁的味道——或者果汁在这时早就不重要了,他们只是在享受这样亲密的行为而已。
在他打算进一步做些什么的时候,亚利安达的哭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这熊孩子……”
阿拉纳克心中有预感,这小子将来迟早会和自己争抢阿塔尼斯的所有权的——殊不知,他现在就已经在和自己抢了。




*原文“这些鲜血猎手能悄无声息地伏击他们的猎物”
**利昂买错了,买成了碳酸饮料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