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我tm到底在写啥(中)

虐……(企鹅蜷缩

强烈的自我厌恶感

下章应该就是车了(((




阿塔尼斯彻彻底底地僵住了,下意识地想要远离对方,却被抱得更紧。眼前的净化者早就料到了他这样的反应,因此根本就没有给他动作的余地。他现在跨坐在对方腿上,腰部被强硬地搂住,完全阻断了一切逃跑的可能。

原本是如此亲密的动作,阿塔尼斯此时却只能感觉到无法形容的恐惧与寒气侵袭着他。他看不出对方究竟在想什么,明明在温柔地朝他笑着,言语却如此令人绝望。他早该预料到的,让阿拉纳克回来一定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愿意给你这个机会,阿拉纳克!告诉我,你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对于这种事我从来不会开玩笑,我的高阶领主。”净化者攥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看着自己,满意地看着阿塔尼斯脸上掩饰不了的惊慌神情,“我在前来的路上就已经和所有人说了,明天拉克希尔仪式就将举行。你无权拒绝我的挑战。”

他知道高阶领主此时心里一定在竭尽全力搜刮可行的办法,而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可能性一一抹除,最终将阿塔尼斯逼入绝境——

“而且你不能现在就杀了我,在拉克希尔仪式之前杀死他的挑战者是破坏传统的行为。”他的手抚上了对方的脸颊,像在玩赏什么易碎的收藏品一样缓缓地抚摸过,“你也别想着去找盟友,我的阿塔尼斯,”他换了种更加暧昧的称呼,“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直到破晓时仪式正式开始,你哪里也不准去……当然,如果你觉得困了,就趴在我的胸口好好睡一觉吧,但我是不可能放开你的。”

“为什么……”

阿塔尼斯无法相信地向对方质询着,连声音都在颤抖。

这是种莫大的背叛。净化者阿拉纳克对此十分清楚,但是他的确是在享受的,看着怀中的星灵一点点变得崩溃的神情,让他不由自主想要把对方抱得再紧一些。这样的阿塔尼斯是如此惹人怜爱,而那唾手可得的胜利,他已经能想象到该是多么美妙。

“我无法容忍任何人在我之上,你也不行。”

“既然如此……”像是做出了极其艰难的决定,过了一小会儿的沉默,阿塔尼斯最终这样说了,“我明天会尽我所能击败你,杀死你,让阿拉纳克的灵魂从你这个充满错误的躯壳中解脱出来……”

“明天你可以尽管来试试,”他一边轻轻拍打着对方的腰背一边这么说,在他怀中高阶领主的身体僵直得几乎令他心疼,“但是现在你应该睡觉了。睡一会儿吧,阿塔尼斯,就像过去那样……”

过去……?

阿塔尼斯不知为何竟然真的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即使言语中充满了杀意,对方的灵能却依旧令他如此安心,能让他忘记一切烦恼恬然入梦……他想起了过去,他与真正的阿拉纳克相拥入眠的时候,而不是如今这个冷冰冰的机器,这是他与阿拉纳克都不愿意见到的场景,但为什么它还是发生了,而自己却……无心去挣脱呢……


在斯雷恩的夜色完全退去之前,阿塔尼斯便被唤醒了。他真的趴在净化者阿拉纳克的身上睡了一夜……他觉得身体有些酸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别扭的姿势,还是单纯因为对方把自己抱得太紧了。

“感谢您这一夜对我的恩赐,高阶领主。”净化者几乎是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让阿塔尼斯终于能够重新落在地面,但他之后的话语又令阿塔尼斯感到迷惑不解——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永远这样抱着你。”

他在扰乱自己的思维。阿塔尼斯在片刻的思考之后这样笃定了。自己必须尽全力击败他,既然这是自己犯下的过错,就理应自己来承担这样的后果。他在决定制造净化者阿拉纳克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如此立誓。还有一点就是……

为了阿拉纳克。

为了他的灵魂不受玷污。

“走吧,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净化者这样提醒着他。阿塔尼斯皱了皱眉,恢复了他身为高阶领主应有的冷酷神情,于对方之前先走出了大门。虽然此时天色尚早,但因为拉克希尔仪式即将举行,室外早已有不少塔达林星灵列队等候,从高阶领主的住所一直到那处巨大的决斗场。

他与净化者阿拉纳克并肩走到了决斗场的中央,然后一人站在东侧,另一人则自然站于西侧。两人远远的背后,如同饕餮巨口一般的飞升巨坑曾经吞噬过很多塔达林的性命,而今天,他们之中的一人也将落入地心,面对那永恒的死亡。

距离日出依然还有一小段的时间,依照惯例,此时应由各位升格者宣誓自己在这场仪式中效忠的对象。第一位和第三位升格者表示他们将为高阶领主而战,而二位和四位则宣誓他们将协助这位挑战者。

这看起来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然而并不尽然。

净化者本身就是作为杀戮机器而生,无论是何种净化者星灵都拥有以一当百的可怕战斗力,更何况对方的原型体是阿拉纳克……即使在灵能支援上稍占优势,阿塔尼斯依然在战斗中力不从心,渐渐败下阵来。

可是净化者阿拉纳克的动作却似乎慢了下来,有意露出破绽让对方攻击自己。他是故意的……阿塔尼斯在心中这样说道。该死的塔达林,这也是他们乐于的将猎物玩弄于股掌中的方式,先给予对方希望,再毫不留情地将对方碾碎……

决斗一直持续到黄昏时间,他们身边的升格者业已悉数阵亡。阿塔尼斯早已是伤痕累累,根本无力招架对方的攻势,净化者阿拉纳克却依然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这样长时间的战斗对净化者来说完全算不了什么,然而他向前推进的速度却仍然很慢,似乎这场战斗的胜负对于他来说无关紧要,而他只是沉迷于在阿塔尼斯的身体上不断制造伤口,看着对方虚弱却不愿屈服的神态,聆听那低声饮痛的喘息……战斗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单方面的折磨,而施虐方乐此不疲,完全没有想要结束这一切的意思。

他真的是……太美了。

净化者阿拉纳克以一种全新的视角去观察着眼前的星灵。看似脆弱的生命却如此坚强……

[如果我不是阿拉纳克,我又是谁?我是“我自己”吗?]

前一夜他拥抱着熟睡的阿塔尼斯,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托被改造过的净化者科技的福,他可以反向入侵他的造物主,在阿塔尼斯的思维中窥探,甚至于控制他的意识——虽然他至今尚未尝试过,因他这样就见不到这个如此鲜活的星灵了。

他在阿塔尼斯的思维里看到了戒备与深深的思念,使他对自己的存在产生了剥离感——阿塔尼斯想的并没有错,他所想念的只是那个已经死去的星灵,并不是自己。他只是一个替代品,一个阿塔尼斯为了驱逐那个幽灵而制造的替代品。就像曾经的净化者阿塔尼斯,他们都终究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

——那自己为何又要以阿拉纳克的身份而活?

眼前这个星灵必须属于他,而高阶领主之位也只能属于他。

名为贪欲的毒蛇吐着信子盘绕在他的那颗机械心脏上。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