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我tm到底在写啥(上)

之前那个净化者梗续

主教成为高阶领主后选择制造净化者坚果……

懒得链接上文了(((





那些幻觉变得愈发严重了,从前他还只是会听到阿拉纳克在他脑中喋喋不休的絮语,如今的情况却更加糟糕。他经常在抬头时就会看到阿拉纳克站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或者在他走在路上注意力分散的时候就会出现在他身边,像看自己笑话一般说着什么:

“你能看到我了,阿塔尼斯,我的高阶领主……”阿拉纳克的幻影故意在“高阶领主”一词上加了重音,“你从未想过,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究竟是阿拉纳克的怨灵还是诅咒?难道说,他想用这种东西来压垮自己?但是这又怎么可能……

阿塔尼斯努力不去搭理那变化得越来越过分的幻觉,尽管有时,他会无意识地向无人的远处眺望,然后就看到阿拉纳克出现在他视野内,眯起眼睛朝他笑着;而他忍不住望着对方看一眼,再看一眼。

再后来,他的幻觉甚至衍生出了实体。在他朦朦胧胧于梦中苏醒的时候,他能感觉到阿拉纳克就躺在他旁边,一如既往的那样拥抱着他。

“……阿拉纳克?”

“我在这里。”

“不,你只是一个幻觉……”

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他知道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自己永远地摆脱那些幻觉、那些纠缠着他要把他逼疯的声音——让阿拉纳克回来,换句话说,将他做成净化者。

他一直都随身携带着那枚薄薄的记忆芯片,他也知道那个他曾多次造访过的地方。只要把它放进机器里,再按几个按钮,他就可以再次见到阿拉纳克了……

而这一天就是他作出决定之日。

前往净化者的母舰,他早已轻车熟路,很轻易地就到达了那台巨大的机器前。无人管理的机械散发着异常的寒意,好像是在警告着胆敢靠近它的人,擅自制造净化者究竟会带来如何严重的后果。

但阿塔尼斯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不会让自己在半路上动摇了。

他将芯片平稳地插了进去,按下了确认的按钮。

机器低沉地轰鸣了一小会儿,他就在旁边站着等着。从现在开始,他就真的是无路可退了……无论将来可能会出现什么差错,他都必须面对,哪怕他面临的命运是整个星系的毁灭。

 


净化者阿拉纳克从静滞状态苏醒过来,看着眼前的舱门,感觉自己的记忆一定是出了点问题,他怎么会来到这样一个奇怪的地方……然后他低头看到了自己的手指,银灰色的金属光泽几乎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的记忆停止在前去与那个冒牌星灵同归于尽之前,他知道自己不可能生还,但想想阿塔尼斯……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准备就走了的话,阿塔尼斯根本无法在塔达林的社会中活下去。于是他才留下了自己的记忆,如果阿塔尼斯需要自己的帮助,他还能以另一种方式保护着他。

但阿拉纳克没有想到,有一天阿塔尼斯真的会走到这一步。他以为以阿塔尼斯对于净化者的憎恶程度,是怎么都不可能同意将自己造成净化者的,而且他自己也不屑于以这种状态存活于世。

然后他抬头看到了在静滞仓外等待着的阿塔尼斯。乍一看他差点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身着塔达林红黑色战甲的星灵竟然是阿塔尼斯,但是除了他,还有谁会穿着自己过去的那套盔甲呢……他走到对方面前,看着阿塔尼斯颤抖着的眸光,想要像从前一样用眼神对他摆出一个笑容,却发现这具金属制的身躯不允许他这么做。

“阿塔尼斯……你这样穿可真是可爱。”

他不由自主地这么感慨着。

阿塔尼斯好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穿的盔甲的原主人是谁,他稍觉窘迫了一下,然而面前的净化者反而觉得颇有意思的样子,走上前来摸了摸他的脸。

他的手指好冰……

即便脑中飘过这样的想法,阿塔尼斯还是控制不住地扑进对方怀中,紧紧地抱住了对方。他感觉到阿拉纳克回拥住了他,与从前无二的灵能包裹着他,尽管从对方身体传来的寒冷无法忽视,即使隔着盔甲也渗透进他的四肢百骸……

 


平静的生活过了几天。

塔达林对净化者阿拉纳克的到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将他当成高阶领主的客人来看待,就像他们曾经对待阿塔尼斯那样。毕竟理论上,真正的阿拉纳克早就死了,而现在这个净化者只是他的复制品,哪怕他认为自己就是阿拉纳克也于事无补。阿塔尼斯知道他肯定会觉得不适应,就故意将一些麻烦的活计交给他去做,希望他能这样简单地待在自己身边,就足够了。

但他完全无法满足于现状。因为世间万物都不可能用“简单”来形容,更何况是关于阿拉纳克的一切,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阿拉纳克不会甘心居于人下,哪怕那个人是他的挚爱也不行。

“阿塔尼斯……”

这天夜里,当塔达林的高阶领主回到自己房间时,不出意料地看到被他带回来的净化者正坐在他房间里等他。对方这样叫了他一声,尾音刻意地拖长了,让他不由得觉得对方一定是有什么心事。他们过去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不算太久,但足以让他熟悉阿拉纳克每个小动作都代表了什么意思。

即使好奇对方到底在耍什么鬼心眼,阿塔尼斯还是走上去亲昵地搂住了对方。净化者阿拉纳克是出于他个人意志才诞生的产物,所以于情于理,他都无法不将对方当作真正的阿拉纳克看待……即便他也无法放下对对方的戒心。

“你这样子真让我怀疑,你在想些什么你现在‘做不了’的事情。”

净化者阿拉纳克笑了笑,他当然知道阿塔尼斯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的确想和你做‘那种事’,但我现在有更想做的……”他揽住了阿塔尼斯的腰,确定他不会轻易地就挣脱开,然后轻柔地、却说出了一句令他不寒而栗的话——

“我要求进行拉克希尔仪式,和你——高阶领主。”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