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Serve Your Hierarch(下)

车翻啦

说了多少次半夜不要写东西,写出来的都有毒……




卸下来的灵能刃被规规矩矩地摆放在一旁,现在他可真的是“手无寸铁”了。阿塔尼斯不敢去看对方的表情,他知道的,阿拉纳克一定是一副等着看他好戏的样子,但动作依然是从容不迫,像是心无旁骛地专注于对付手上的工作那样,心里却图谋不轨。

然后他的臂环也被解掉了,令他不得不感到奇怪的是,对方在拆卸那细细的臂环时竟然小心地没有触碰到一点他的皮肤,他敏锐的感官只是察觉到来自对方手指的灵能极其接近他的皮肤表面,近到他能感受到灵能如微风般在他的手臂上流动,却丝毫没有实际的接触。

也许这一次阿拉纳克是真的打算乖乖听自己的话了?阿塔尼斯迷惑不解地想着,在他的记忆中,对方可从来没有过哪回老老实实地遵守自己给他定下的规则,最后被欺负的人永远是自己……但正如过去发生过的那些事一样,他绝对不能对阿拉纳克掉以轻心!

——掉以轻心?

想到这里阿塔尼斯差点被自己笑出声来,到现在他们已经是如此亲密的关系了,自己却还在想着提防对方……就算阿拉纳克再怎么耍坏心眼也不会真的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至于那些故意的捉弄,他自己不也是无心抵抗、甘愿被对方欺负的吗。

他想着还是闭上了眼睛,不打算去看阿拉纳克到底会做什么,就任由他去吧。

沿着手臂向上,接下来就该是肩甲了。护肩比其他部位卸起来简单多了,只要把连接处打开就可以。

最后是头冠,轻轻取下就行了。不同于过去,在以前的很多时候,阿拉纳克因为嫌他的头冠在拥抱时过于碍事,经常会毫无耐心地把它直接扔在地上,而这一回他的动作却是小心到不能再小心了,好像生怕阿塔尼斯会因为他粗暴的动作发怒而惩罚他一样——虽然就如阿塔尼斯心里所想,阿拉纳克根本就不怕他会真的惩罚自己。

于是阿塔尼斯全身上下蔽体的衣物就只剩下了上半身的盔甲。在对方脱下他头冠的时候他就睁开了眼,看着阿拉纳克的眼神,好像是要对他说些什么。

“请问您是否能站起来呢,我的大主教?我需要脱掉您的上衣……”

“你是在命令我吗?”

“您不想主动站起来也没有关系,我可以抱您起来。”

阿塔尼斯只好站了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到了对方一声轻轻的笑声,但这是第一次他以这种姿态赤身裸体地站在阿拉纳克面前,不同于在床上的时候,在光线明亮的室内将身体完全展现给对方的体验还是让他不由得感到紧张。刚才身体被挑起的躁动尚未停止,因为对方的接近颤抖了起来……他能想象到那样的触感,那双手会顺着自己腰侧抚摸下来,一直到腿间的那道裂缝……他仅仅因为自己过于真实的想象便感到一阵腿软,险些跌在对方身上。

然而幻想中的触摸并没有到来。阿拉纳克为他取来了内袍,一丝不苟地为他套上,再系好腰带,竟然一点都没有碰到那片亟待爱抚的皮肤。

“我的工作完成了,大主教。请问还有别的吩咐吗?”

“阿拉纳克……”他连声线都在颤抖着,“为什么不继续了……?”

“我不是很明白您在说什么。”

“我是说,你为什么突然停下不摸了……”

“因为您说不让我做多余的事啊。”

阿拉纳克眼中闪过的笑意让他觉得不寒而栗——他绝对是故意的!绝对!

“那我命令你,你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让我更舒服……”

即便两人的早已是名义上的伴侣关系,说出这种话依然会让阿塔尼斯感到羞耻。他感觉脸上一阵发烫,索性别开眼神不去看对方。

然后他刚刚才披上的袍子就被对方一把掀掉了。他被阿拉纳克猛扑在地上,连就在几步开外的床都来不及去了。

“你从那时候就忍不住了吗?”





后面虽然没啥但是还是走个链接吧,开车开沟里去了……

我是链接



Fin.

评论
热度 ( 12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