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一个AA的飞升梗

没错我是这个脑洞的开创者[[[[

就是个脑洞,不要认真,千万不要认真!

谐,高谐(逻辑上的

大概是坚果和主教两人还没表白心意的时候


《如果奥鲁斯当时选的不是凯瑞甘而是主教的话……》





“只有纯粹之精与纯粹之体的结合,才能最终击败埃蒙。我一直以塔萨达尔的形象指引着你,阿塔尼斯。”在虚空之中,众人倾听着来自古老萨尔纳加的絮语,“现在,你将肩负起你的使命,继续守护这无尽的轮回。这是属于星灵的最终极的命运。”

[为什么会是我……?无论是塔萨达尔还是泽拉图,他们都应该比我更有资格才对。]

阿塔尼斯心中有着众多的疑问,但恶战在即,他无暇去考虑这样的抉择是否明智,更无意推卸这落在他肩上的重任。即便这意味着牺牲与终结,也依然称得上是一份无上的荣耀。

“阿塔尼斯,你难道是在犹豫吗?”站在他身旁,阿拉纳克这样说着,语气依然如平常一般刻薄,“如果你害怕了,或者因为你那些无聊的责任而举棋不定,那就由我来吧。埃蒙背叛了我的族人,今天我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我将亲手弑杀埃蒙,让他感受我的愤怒!”

“哦?有趣……”

奥鲁斯感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以萨尔纳加独特的方式窥测他们的内心,他惊讶地发现这名曾经侍奉过埃蒙的塔达林心灵竟然更加纯粹。与阿塔尼斯心中潜藏的犹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名塔达林的内心单纯到除了想要复仇的怒火外什么都没有。

尽管他深知塔达林曾经身为埃蒙的奴仆,但这样的品质使他不由得转变了想法,也许,这个塔达林的确是个更好的选择……

“你……阿拉纳克,你怎么会……”

阿塔尼斯彻底呆住了。他从未想过阿拉纳克作为生性自私的塔达林,竟然会主动要求代替自己牺牲,难道他此时的所做作为,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我觉得星灵更需要的是你,不是我。况且,我对‘晋升’这种东西,可比你熟悉多了。”

“但这明明是我的宿命的,我已经做好了迈向终结的准备,你不需要……你怎么可以……”

他不知该说什么。在过去的战斗中,他就曾数次感受到阿拉纳克对自己假装漠不关心的保护,而现在……阿塔尼斯承认自己是犹豫了,他不想成为萨尔纳加,无论是因为领导星灵的重任,还是他认为自己不具备这种资格。但这不意味着他愿意他人代自己去走上这条自我牺牲的道路,尤其是阿拉纳克,他不明白对方为何会对自己做到如此……

“放心吧,我的意志足够坚强,不会被这样的灵能撕成碎片的。你只要在力量传输的时候保护好我就行了。还有……”阿拉纳克义无反顾地向前走去,说到这里时却突然回头望着阿塔尼斯,静静地、不含任何意义只是仔细地注视着他,像是要把他的样貌用力铭刻在记忆里,“塔达林以后就归入达拉姆了,他们总得有个聪明点的领导者。你的愿望实现了,大主教——阿塔尼斯。”最后他喊了他的名字,便再没有回头。



然后一切就都顺理成章地进行了。星灵、泰伦与虫群联手摧毁了埃蒙的保护,让已经成为萨尔纳加的阿拉纳克得以接近埃蒙,亲手结果了他的性命。

伴随着暗黑之神的灰飞烟灭,离别的时刻也到来了,哪怕只有短短一句话的时间:

“那么多星灵都在等你呢,可别叫他们失望了……”



回到艾尔之后,阿塔尼斯忙了很长一阵才终于有了点空闲。他实在有太多的事要做了:重建艾尔,对于塔达林的安置,还有与净化者的谈判。他忙到甚至有时会忘记之前发生过什么,有什么人出现过在他的生命里……

——阿拉纳克。因为他的牺牲,才换来了最终的和平,以及达拉姆如今真正的统一。

阿塔尼斯只有在稍微空闲一点的时候才会怀念起他,或者悄悄说,他还是挺想阿拉纳克的。有些东西,从未拥有过的时候不会觉得它们有多重要,可是一旦失去了,却会被一种莫名的难过的情绪包围了……他现在就是如此。耳边没有了那总爱唱反调的絮絮叨叨,阿塔尼斯不知为什么竟然变得悲伤了起来。

“——我可不希望我的人民跟随了一位自怨自艾的领导者,阿塔尼斯。”

阿塔尼斯猛地抬起了头。

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真实,他看到阿拉纳克就站在他起居室的门口,依然是记忆里属于塔达林高阶领主的那副样子,而不是被萨尔纳加改造之后的。

如果这是幻觉,又怎么可能这么真实;如果是真的……但是这怎么会呢,无论有多少种可能性,阿拉纳克都不应该以这种形象出现在这里。

“阿拉纳克……?”

“觉得奇怪吗?我只是感觉到好像有人在想我啊,我就来看看究竟是哪个家伙。”

阿塔尼斯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对方走去,哪怕自己最终撞上的只是一个幻影,但他太想要确认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了……

他感到阿拉纳克握住了他的手。



伪 Fin.



后文不贴过来了,因为太不可描述……

想看的戳这里:我是链接

看之前请做好心理准备!!!!

高能!超高能!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