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意识进入了虚空的产物(上)

·说好的某个净化者梗【然而并没有出场

·在猝死的边缘拿命摸鱼

·意识模糊……

·不虐,真的不虐





(不要问我上文发生了什么,我不想提(T_T))

 


阿塔尼斯的状态依然非常糟糕。

不仅身体机能接近全面崩溃,精神力也差到了极点,意识微弱,灵能稀薄到令人几乎察觉不到他的存在,更别提让他去履行大主教的职责了。

这样脆弱的阿塔尼斯不应该被其他人看到。他曾经是那样骄傲……放任那些达拉姆星灵将他带回艾尔只会让他被损坏得更加彻底。

所以他现在才会在这里,被塔达林的高阶领主擅自带回了斯雷恩。

阿拉纳克才不会在乎其他人的感受。他只知道这是他能做出的对阿塔尼斯的最好的选择——让他远离那些没有必要的猜测和质疑,以完全放松的心情在斯雷恩休养。没人会知道在泰伦的领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的阿塔尼斯会依然如从前一般于群星间光芒璀璨……

他蹲下身细细观察着他的大主教——或许他已经不能这么说了。从那时候起阿塔尼斯就不再是大主教了。

但那又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呢。

阿拉纳克摘下自己锋利的指套,轻柔地握住了阿塔尼斯的手。

而阿塔尼斯仍然没有醒来。

 


净化者项目对于达拉姆星灵来说,一直都是极具争议性的话题。

可是如今事态不如以往,达拉姆失去了他们的大主教。

有人说在他们前往泰伦的军事基地寻找阿塔尼斯的时候,看到是塔达林的高阶领主带走了他们的大主教。但这毕竟只是极少数人的说法,更多星灵都认为阿塔尼斯已经牺牲在了泰伦叛党的突然袭击中。

达拉姆并不是没有试图联系过那位高阶领主,不过他们也了解阿拉纳克的性格,无数封通信请求最终都如石沉大海无人响应。

也许是时候重启净化者项目了……达拉姆需要一位大主教,而星灵中没有比阿塔尼斯更好的人选了。况且,他们还有着在收复艾尔的战争中与净化者友好合作的经历,“净化者”不该成为危险的代名词。

阿塔尼斯当之无愧,是一位伟大的圣堂武士。复刻他的意识是对他最崇高的纪念方式。

 


阿塔尼斯醒过来已经有些时日了,虽然他的身体依然很虚弱,但维持正常的生活已经没有什么问题。

他发现自己被软禁在了斯雷恩。阿拉纳克几乎是寸步不离地陪着他,可是从来也不问他过去发生了什么,也不提为什么将他关在这里,于是他也放弃了回艾尔的想法——阿塔尼斯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即使回去了也毫无意义。

两人就这样保持着一种微妙的沉默的平衡,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过去缄口不提。可是阿塔尼斯的精神状态还是很差。他拒绝其他人的接近,即使是在被阿拉纳克抱着的时候也会恐惧地颤抖,极力想要摆脱对方的束缚。不过阿拉纳克从来没有给过他这个机会。

于是他在惶恐无措的时候就会狠狠抓住对方的神经束,那是他唯一能确认自己的恋人就在身边的方式。然而有次他在惊悸中过于用力,将阿拉纳克的神经束生生撕裂了半截。这让他在清醒过来后感到极度的愧疚,从此宁愿紧紧握拳把自己的手掌伤得皮开肉绽,也不愿意再去碰对方断裂的神经束了。

“你没有必要这样。”

阿拉纳克握住对方的不断挣扎的双手将他按在地上。他看到前任大主教的那双蓝色眼睛里溢出了明亮的光芒,知道自己的恋人又因为过度恐惧而哭了出来。他与对方手指相交,确保阿塔尼斯不会再次伤到自己的手,然后压低身体将对方整个笼罩在自己身下。

“看着我,阿塔尼斯……你面前只有我,没有人会伤害到你。”

“放开我!”

阿塔尼斯扭过头极力别开视线,他看不清、他不想看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究竟是谁。他仍然被脑中恐怖的记忆折磨着,这样的情形使他的身体不可遏制地回忆起接下来将要承受的疼痛。越来越多的蓝色光芒从他眼中溢出来,顺着脸庞滑落。

“放开我,不然就杀了我……!”

“阿塔尼斯!”

出于无奈,阿拉纳克只好放开一只手去钳住了对方的下巴,强行让那双被泪光模糊了的蓝眼睛直视着自己。在被迫看清对方面貌时阿塔尼斯的眸光控制不住地颤抖着,然后骤然停止了挣扎。

“阿拉纳克,我又……”

“记住我在这里。”他更加用力地攥紧对方的手腕,不过这时的样子纵然凶狠,阿塔尼斯却一点也不害怕了。他知道他的恋人不会伤害他。“当你在怀疑自己身处何处时,记住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tbc.

评论
热度 ( 19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