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月亮上的黑兔子(AA,难以描述的画风)

·这里的人设用的是黑兔子的,但能力是受兔的

·可以脑补成人形有耳朵和尾巴之类的样子,或者猫和老鼠那种……anyway

·加入了坚果的吃货设定hhh

·挺多真实感受的,养过的都懂得





兔子和豚鼠一直都是水火不相容的两种动物。

兔子是月球的统治者。他们喜欢独来独往,崇尚暴力,热衷于用血腥的战斗解决问题。同样,兔子军团的领导者也是从残酷的决斗中产生的。

兔子们看不起地球上的豚鼠。他们觉得豚鼠们聒噪、懦弱,经常一群人挤在一起开会叽叽咕咕很久也讨论不出什么结果,还吵得要命。


月兔们听命于一只黑色的红眼睛大兔子。

因幡·阿拉纳克是一只从出生起就与众不同的兔子,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他能够操纵光的波长,如果盯着他的红眼睛看就会发疯,看到各种各样的幻觉。

不过阿拉纳克更擅长的东西还是打架,毕竟这是兔子的天性。


地球则是豚鼠的家园,由一只白色的缎毛豚鼠阿塔尼斯领导着。

豚鼠们曾经是有尾巴的,也不像现在这样喜欢咕咕叫。尾巴是他们用来交流的工具,可是因为某些原因,如今所有的豚鼠都失去了尾巴,只好不停地咕叽咕叽长篇大论了。


兔子和豚鼠现在在一条船上了。

他们遇到了个大麻烦,大到如果不联手就解决不了的那种。可是生活习惯非常不同的两个种族,在一起总会有很多矛盾产生。


兔子领主在船上遇到了豚鼠大主教。

阿拉纳克觉得这时候应该打个招呼,于是他朝对方摇了摇耳朵。作为一只豚鼠,阿塔尼斯并不了解兔子的习俗,不过看到对方向自己摇耳朵,他决定自己也用同样的方式回复兔子领主。

——于是阿塔尼斯非常吃力、非常吃力地摇动了自己的耳朵,可是那对豚鼠的小耳朵扇动的幅度依然微乎其微,阿拉纳克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黑兔子认为自己受到了对方的侮辱,于是在走过去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抬起尾巴拍了下豚鼠大主教的屁股*。

没有尾巴的阿塔尼斯就很气,追着撒腿就跑的兔子领主绕船转了好几圈。


“你是怎么当上兔子的高阶领主的?”

豚鼠的大主教这样问阿拉纳克。

“我挑战了上任高阶领主并杀掉了他。”**黑兔子低头满意地看了看自己锋利的爪子,“你又是怎么成为大主教的呢,靠七嘴八舌的开会和讨论?”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阿拉纳克。豚鼠不像你们兔子一样残忍!”

生气的兔子领主狠狠地喷了口气表达自己的愤怒。


豚鼠们正在讨论作战方案,阿拉纳克也挤进来听了。

然而没过一会儿他就受不了了,豚鼠的声音吵得他耳朵疼。他跑回自己的房间去,对着镜子梳理了很久自己的耳朵,确保它们还像以前一样光鲜锃亮。


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阿拉纳克渐渐开始觉得,豚鼠其实也是不错的队友。

那位豚鼠的大主教,在战场上的凶悍样子和他平日里的慢条斯理完全不同。

不过兔子的高阶领主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那个吃饭细嚼慢咽、偶尔会吃着吃着突然嘴里叼着半根草抬起头来望着自己的阿塔尼斯。


“我们或许可以不只是结束敌对关系,还能铸就起牢固的盟友关系。”

“可以吗?我的人民和你们有着很大的不同,大主教……”

“我们都是夜行动物,更重要的是,我们都喜欢吃草。这还不够吗?”

“不,豚鼠永远是比兔子低等的物种!”阿拉纳克用那双红眼睛瞪着对方,一脸严肃地说道,“因为你们每只爪子都比我们少一根手指。”

“别对我使那种小花招,这对我没用的。”

阿塔尼斯不怒反笑,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黑麦草。

兔子领主犹豫了。

“……我会试着考虑一下的。”


最近豚鼠们都很愤怒。

因为他们看到那只黑兔子天天在他们大主教的身上蹭下巴。

“我们的大主教现在闻起来简直像一只兔子。”

这是个除了阿塔尼斯之外的所有豚鼠都知道的秘密。


在麻烦解决之后,兔子的高阶领主和豚鼠的大主教结婚了。

但即便如此,他们在生活中依然会时不时地争吵。

比如因为豚鼠吃饭太慢,阿拉纳克经常会把阿塔尼斯的那一份草料也吃掉。

再比如两人比赛跳高,阿塔尼斯永远跳不了一英寸以上。



Fin.




*兔子尾巴其实挺长的

**真实的惨痛经历,谁说只有仓鼠才会打出人命的!


ps,最后说一句,不要把兔子和豚鼠养在一起,上面提到的还只是小问题而已啊!

评论 ( 3 )
热度 ( 8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