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傲娇战争④(AA+勇正,排列组合成分有)

坚果:让老司机教你怎么哄老婆!

然后坚果也翻车了【【





难以冷静的勇气大天使在冷静下来之后才发觉自己把事情完全搞砸了。

除非让泰瑞尔自己产生想要回到原来世界的念头,否则他就是不可能被带走的,那么自己也将被永远困在这里——至少那个奈非天是这么说的。

看着眼前这个和他一样愁眉苦脸的星灵(仅仅是描述意义上),他愈发觉得自己是被骗了。

“告诉我,你和那个天使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兄弟!”

“兄弟?你该不会认为,我能够相信如此敷衍的措辞吧。”

“所有天使之间都是兄弟!”

“……是吗?”

高阶领主换了种态度,以一种饶有深意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天使。就算对方不说,阿拉纳克也看得出来有哪些地方不对劲,但他一点都不想戳到对方那处软肋,从而再次刺激到勇气大天使那脆弱的神经——对,就是“哪些地方”。

“看好了。”

他闲庭信步到大厅角落的通讯器前,向英普瑞斯比了个“别做声”的动作,确保这个随时都会坏事的天使绝不会被视频通讯的另一方发现。

然后他呼叫了阿塔尼斯。

“发生什么事了吗,阿拉纳克!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联系我……”

通讯画面上出现了达拉姆大主教略显疲惫的面容。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紧张,不知道是因为阿拉纳克在不同寻常的时刻突然与他联系、而这总是危急事件发生的征兆,还是单纯因为不久前发生的那场骚动——他丝毫不知情那场骚动有着高阶领主在背后做推手,而阿拉纳克更是不可能告诉他的。

“我听说刚刚在艾尔出了些‘麻烦’。该庆幸你还完好无损吗?”

得到来自恋人及时的问候,阿塔尼斯之前被扰乱的心情也轻松了起来。他习惯了对方这样说话的语气,这是独属于高阶领主的关心方式,无论表面上听起来怎样恶劣,他也能感受到对方向他传达的关切之意。

“有时我真的怀疑,那些自愿留下成为圣堂武士的塔达林是不是你安插在我身边的卧底。”

“就算是,那也是你同意的。”

“好吧,阿拉纳克,我现在很好,可我也还有事情要忙。”这样说的时候,达拉姆的大主教心里想着的却是从回来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天使,“如果没有别的事了就先说到这里,我过后再联系你……?”

“——听说你最近捡到了一个‘神’?”

但是高阶领主完全不想给他这个逃避主题的机会。

原来他还是知道了。阿塔尼斯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一直不想让阿拉纳克知道这件事,除去顾及到对方那份强到发指的独占欲,还有很重要的也很私人的一点……

他只是不想听阿拉纳克的唠叨,尽管对方通常说的很对。

“难道你已经无能到不依赖那种冒牌神,就连工作都处理不好了吗,阿塔尼斯?”

呼唤对方名字的尾音一如既往地上扬。

“我不在乎我遇到的是不是真正的‘神’,阿拉纳克。”说到这里的时候,大主教握紧了拳,又谨慎地把声音降低了一些,“只要所有人都相信我们的神依然存在,星灵的社会就能变得更加团结一致。而这,就是我应该做的。”

这也是他们之间的小秘密。说出去简直骇人听闻,达拉姆的大主教竟然会与塔达林高阶领主讨论政事?当然这是偶尔,仅仅偶尔,阿塔尼斯会在举棋不定的时候寻求对方的帮助,而多数时候阿拉纳克完全不会给他任何意见,还会将他嘲笑一番。

就像他们还在亚顿之矛上的时候一样。

“别犯蠢了,大主教。”只有两种情况下,阿拉纳克才会称呼对方“大主教”——调情和生气的时候,而现在的形势很明显不是前者,“想想塔达林曾经被埃蒙欺骗的时候,所有邪神都希望找到像你一样顺从的奴仆。”

“就算他真的如埃蒙一样对星灵有所企图,我也不会上当的。”听了对方的话,阿塔尼斯真的稍稍有了些动摇。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些,但博弈权重,他还是选择了让泰瑞尔成为他们的“神”,以此暂时维持星灵社会的稳定,“他的确总有一天会回到他的世界去,但不是现在。现在我还需要他的帮助。”

“你好自为之,达拉姆的大主教。很快你就会意识到,依靠他人得来的成功是多么的短暂和虚伪。”

气忿忿地关掉通讯设备,转过头来看到一旁虽然看不出表情、但内心绝对是在狂笑的勇气天使的时候,阿拉纳克发现,自己也把事情搞砸了……

 


“……他说的没错。”

在阿塔尼斯被生气的高阶领主挂掉电话后,原本自己出去了一小会儿的正义大天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在他旁边安静地听了很久。

“你都听到了?”

“并不是全部,但你也知道他说的没有错。”说这些话的时候,泰瑞尔把自己的心情暂时放到了一边,“无论有没有我,你都有足够的能力领导星灵,况且我也不可能永远留在这个世界。”

“但是在你出现之后,达拉姆的确比从前更加团结了,这些都是你的功劳!”

“并非如此,阿塔尼斯……你过来看,”泰瑞尔站在了房间里巨大的落地窗前,透过那里,他看到的是被逐渐落下的夜幕笼罩的艾尔,耸立着的巨大的星灵枢纽,以及将整个天空都点亮的辉煌的夜景。阿塔尼斯也随他走了过来,不解地同样向窗外望着,“你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你过去所作出的成就。星灵并不是因为‘神’才团结一致,即使是失去了卡拉——他们都在看着你,他们因为你的存在而团结。而你早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可是我还不够格,我没能很好地领导他们。所以星灵……没能晋升为萨尔纳加……”

犹豫了片刻,达拉姆的大主教还是把他最深层的心结道了出来。

[纯粹的本质与纯粹的形体……]

[命定的种族寻求升格,只需露面就能打开道路……]

[萨尔纳加会在命定的两大种族来临时醒来,而纯粹的本质与纯粹的形体会重生为萨尔纳加……]

然而到最后,却是泰伦、或者说是异虫晋升为了萨尔纳加,星灵……什么都没有得到。

“我曾经成为凡人。在那之前,我一直无法想象凡人是如何生存下去的,他们面临着总有一天要降临的死亡,天使则不会。”他转身回来直视着面前的星灵,尽管他们无法做到视线相对,阿塔尼斯也回身认真地望着他,“但是之后我明白了一点:凡人拥有天使所没有的勇气去面对终将到来的灭亡,他们比不朽的生命更加伟大。而同样也是凡人,才拯救了我的世界免于被恶魔毁灭。你也一样,年轻的星灵大主教,”他带着鼓励意味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的勇气使你挽救了你的种族和你的世界。你的任务、和你已经完成的事业,比晋升为萨尔纳加更伟大,也更荣耀……你不必再执着于不朽。”

阿塔尼斯惊愕地瞪大了双眼。他从未这样考虑过,一直以来,他、还有绝大多数星灵都认为,星灵的最终目标就是升格为萨尔纳加。然而现在……

他开始重新思考起自己存在的意义。

也许,他们真的比他们所想的要更加伟大……

“——而且,那个星灵很关心你啊。”

什么什么?

刚刚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大主教突然听到这句话,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泰瑞尔这是在……打趣他?他拿不准这种词语适不适合用在天使身上。

“他啊……的确。虽然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那么回事,不过我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正义天使也有着同样的困扰。

他那性格如烈焰般张扬的兄长,自天使们于水晶穹顶的光芒之中诞生时*,就一直是他视线的焦点所在。

他对于英普瑞斯的倾慕并非没有得到过回应。他们以天使的方式交合过多次,而他迷恋于被对方炙热的光翼灼伤的感觉。但他的兄长从未在语言上给予他正面的表示,也许,正如面前的星灵所说——

勇气大天使只是不会说话,仅此而已。



tbc.



*忘了天使是怎么出生的了,搜了好久都没查到……罪过罪过_(:з」∠)_


终于提到主旨了23333333虽然写得太简单了……不过,如果,只是如果,主教能够真的碰到这样一个能让他打开心结的人该多好,他就不会再因为k姐的晋升而闷闷不乐了……

一个很单纯的妄想_(:з」∠)_

评论
热度 ( 23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