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脑洞展开:到底是谁离开了艾尔?

昨天的惊人发现(不)的完整版。

主教被写得有点弱……算了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就当做过度描写好了【【【这么不靠谱真的好吗




黑暗之神埃蒙在虚空之中被彻底消灭了。

伴随着这一切的结束,无论是星灵、泰伦、还是异虫,都迎来了一个新的纪元。

阿塔尼斯本该为此高兴的。作为大主教,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时刻,在历经了千辛万难之后,他终于能够带领达拉姆的星灵重建他们的故土艾尔,找回星灵那失落已久的强盛和繁荣。

可是他心中潜存着隐隐的失落。

埃蒙的威胁已经不复存在,那么,之前他与塔达林高阶领主的那一纸契约也……阿拉纳克已经完成了他的复仇,他们之间的交易结束了。

没有了共同利益,以高阶领主的性格,是绝不可能继续留在这个破碎的联盟之中的。阿塔尼斯在冥想时这样思考了很久。并不是他无法面对这样的事实,毕竟之于达拉姆的大主教,他还有太多需要承担的事情,而阿拉纳克的离去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件……也许对方会走得悄无声息,在他还未及注意的时候就悄然退出了自己的视野,然后再过上个许多年,他们之间还会因为不同的社会体系和利益摩擦而成为敌人,最终迎来一场无法避免的战争。

但无论怎样,他内心依然有着星星点点的希望:也许自己能够劝说对方加入这个统一的星灵社会,看在他们之间那点虚妄飘渺的私人关系上……尽管阿塔尼斯自己都不清楚,他们究竟算是怎样的关系,地下情人,还是仅仅存在过肉体关系的床伴?


 

直到塔达林的死亡舰队启程的那一天,阿塔尼斯也没能鼓起勇气对高阶领主说一句“留下来吧”。

令他庆幸的是,至少塔达林不是一夜之间突然消失的,甚至,阿拉纳克还颇为郑重地亲自来向他告别。必须得说点什么……达拉姆的大主教这样想着。再不说的话,一切都就来不及了。

“你要走了吗?”

这开场白未免也太生硬了,说完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

“是啊,没错,我已经饱尝埃蒙的鲜血,我和你的‘交易’结束了。”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我是说,在你离开艾尔之后……”

“和你们要做的事情一样。埃蒙残存的阴影依然笼罩着斯雷恩,我的人也需要重建他们的家园。”

“那……”

他还是说不出口。还有什么能说的吗?阿塔尼斯想不出来,可是如果条件允许,他真的希望自己现在有无数个问题可以问,哪怕是把最后分别的时间稍微拖后一点也好……

“——你真的不打算再试试劝说我成为你的盟友?”

大主教惊喜地瞪大了他的眼睛。他看得清对方的神情,在这样说着的时候,阿拉纳克的那双红眼睛里充满了笑意。不是属于塔达林高阶领主的一贯的那种嘲讽的笑,而是某种更深层的……也许他还有机会!

“你是说,你打算加入达拉姆了?”

“当然不是,我对你那无聊的联盟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的确有些塔达林对圣堂武士的生活充满了向往,我会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加入你的社会……”

接下来的话,阿塔尼斯已经听不到了。

他别开视线不再看向对方,眼神空洞着定格在背景里那浩瀚的星海。他又被高阶领主戏弄了,而且这次,被戏弄得体无完肤。

他的情感在这一刻暴露得太彻底,那些过去他一直苦苦掩饰的、最真切的渴求,全都被对方看穿了。既然不想留下来,又何必给他希望,再将他的真心狠狠踩在脚下蹂躏——然而他知道,这正是塔达林残忍的本性作祟,阿拉纳克此时一定在享受着践踏他自尊的乐趣,细细品尝他临近绝望的精神崩溃……

“你该启程了,高阶领主……”

阿塔尼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来的。他应该更理性的,而不是让自己的情感被轻易地玩弄于股掌中。也许将来他能够淡忘这一切,无论是来自对方的温柔灵能,还是无情的诀别……但是现在,他完全无法冷静下来。

——然而阿拉纳克却走了过来,与往常一样抱住了全身僵硬的大主教,亲昵地蹭了蹭他的额头。而他连反抗的意识都不复存在了,只是在原地呆愣地站着任由对方动作。

“照顾好你自己。”

说完,高阶领主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直到目送死亡舰队折跃离开他的视线,阿塔尼斯停止的思维才开始缓慢地运作起来。

刚才那个拥抱又算什么!即使到现在,他还要继续折辱自己吗!扔给他一个虚伪的念想,为了将来更方便地利用自己、以备不时之需?

该死的塔达林……


 

达拉姆的大主教在那里站了很久,才渐渐平复了心情。

星灵还在等待着他的领导,不能因为个人情感就耽误了更重要的事。这样想着,他动身回去了他的议会大厅。走在路上时已经没有星灵能发现他的情绪有任何异常了。

——结果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发现了本该离开了的塔达林高阶领主。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

“是啊,我的确离开了一小会儿,不过在我下达完命令后就回来了。令我惊讶的是,你竟然过了这么久才过来。”

“你不是不想加入达拉姆吗!”

“这与我在哪里毫无关系。”

“你难道也不去领导塔达林重建家园?”

“高阶领主怎么会亲自去做那种事情。我只要把命令传达给我的部下,自然就会有人去完成这些任务——塔达林可不是废物,还需要他们的领导人在旁边看着才能工作。”

圣堂武士才不是废物!阿塔尼斯这样想着。可是这一天他经历了太多波折,现在他已经没力气去反驳高阶领主的挑衅了。

“那么告诉我,你到底是回来做什么的?不要说你只是闲得无聊。”

“我的确是闲得无聊,刚好我的乐趣在这里,”这样说的时候,阿拉纳克朝他扬了扬眉毛,“而且好像有人很想见到我嘛,我自然就来了。”

阿塔尼斯现在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应该生气地和对方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决斗了。



Fin.



附图:《旷世难题:究竟是谁离开了艾尔?》


台服:高坚果离开了艾尔


原文:高坚果的人民离开了艾尔



国服:高坚果和他的人民离开了艾尔



(图配字:我回艾尔去了,你们好好建设家园啊)

这个设定有毒2333333333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