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傲娇战争③(AA+勇正,排列组合成分有)

队友太完蛋,坚果遭不住了。





勇气大天使和高阶领主一同蹲在草丛里暗中观察。

他们的前方就是达拉姆的议会大厅了。这是阿塔尼斯平常都会在的地方,所料不错的话,“被绑架的”正义天使也在那里。

“我们究竟在等什么?直接冲进去找到泰瑞尔把他带走不就行了吗?”

勇气天使不满地在草丛里扇动着他的翅膀发出悉悉簌簌的声音,这让挤在他身边的高阶领主异常不满——本来就是两个身材高大的天使和星灵蹲在低矮的草丛里,这么拥挤的情况下,他已经感觉到对方的摆来摆去的翅膀烫到他的脸了。

“我对这里熟悉得很,所以你必须听我的——另外,如果我是你,在来这里之前就会扔掉那副该死的翅膀。你简直是错误的秘密潜入的典范。”

“真是一派胡言!翅膀是我们形体最重要的一部分,天使是不可能放弃它的!”

虽然曾经有天使的确放弃过他的翅膀……不过勇气天使拒绝回忆起那时自己究竟都做了什么。

那人从未反抗过自己的意见,无论什么时候、两人以何种理由争吵起来,首先认错的永远都是对方,除了那一次,他竟敢、竟敢为了无关紧要的凡人弃自己而去——

——明明都是泰瑞尔的错!是他一意孤行无法无天!是他私自毁掉了翅膀,甘愿堕落!是他非要去干涉无关的事务!是他,都是他的错!

如今也是,莫名其妙的失踪,还让自己被骗到这个鬼地方找他(该死的奈非天!他在心里又这样骂了无数遍。)勇气天使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自降神格的事情,居然要他屈辱地蹲在草丛中,还不能直接冲进去把泰瑞尔拖出来?

“还有,你的盔甲也该换个颜色。就算都是天使,你那凶恶的样子看上去也不像是什么‘神’,而像是混合体。”

而且他还要在这里听这个烦人的星灵的聒噪!

“现在告诉我你到底打算做什么!别让我继续等下去,星灵,我没那个耐心!”

“别用那种语气和我说话。我们现在除了等待他们出来什么都做不了,除非你想被那些守卫大卸八块,我是不会和你一起送死的。”

“你不是说你对这里很熟悉吗!”

“我哪知道阿塔尼斯最近增加了这么多巡逻的守卫!”

“浪费时间的愚蠢行为!”

英普瑞斯怒从中来,盔甲表面因为怒气的灼烧而登时变得炽热,缠绕着他的热浪似乎连金属都可以熔化。

——然而,在勇气大天使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所处环境的情况下,他把藏身的草丛引燃了。

火光引发了巨大的骚动。这里本来就是重兵把守的达拉姆议会中心,况且阿塔尼斯因为“神明”的到来而特意加强了警备力量……

“我一定是脑子坏了才会想跟你合作!……我必须撤退了,这一切都是你的问题!”*

等勇气天使回过神的时候,刚刚还躲在自己身边的星灵高阶领主已经折跃走掉、逃之夭夭了。

当火焰从草丛处刚冒起来的时候,巡逻的观察者首先察觉到了这一情况并拉响了警报。随即赶来的机械哨兵迅速用立场封锁了所有出入现场的通道。紧接着不朽者也来了,他们用肉身和护盾将那片草丛围得水泄不通,并且用相位碎裂炮对准了可能存在威胁的敌人。

“你们以为这种程度就能困住我了吗,星灵!”

天空中似乎被什么阴影覆盖了,勇气天使不禁抬头望去——

四个大脑袋的巨像在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

“滋——”



听到警报响起的时候,达拉姆的大主教正在处理着每天的例行事务,“他的神明”也陪在他身边,在一个全息投影的装置中研读着星灵的历史书籍。阿塔尼斯为他教授了许多这个世界的先进科技,而现在,泰瑞尔已经基本可以在这里正常地生活了。

“大主教,议会外围有可疑分子纵火!我们已经将对方包围住了,现在等待您的指示。”

冲进来的狂热者如是禀报说。

“有人纵火?是什么人,泰伦还是塔达林?”

达拉姆的大主教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会有人胆敢将袭击目标设定为议会大厅,却只用了纵火这样的小伎俩?

“是、是个不知道种族的怪物,长得很像是……混合体。”

“混合体?!”阿塔尼斯听了心中一惊,“把它关起来严加审问,我绝不容许埃蒙残余的爪牙在艾尔上肆虐!”

“……等一下,阿塔尼斯。”

这时候,通常绝不会干涉大主教日常工作的正义天使突然发话了。

“我感受到了一股怀念的气息……即使希望渺茫,我也想去看看,来的是不是我正在想的那个人。”



“我的兄弟,真的是你……”

泰瑞尔在看到被一群星灵虎视眈眈着的“纵火犯”时,即使语气里没有怎么体现出来,可是连阿塔尼斯都能感觉得到他内心的喜悦之情。

可是他的欣喜很快就被对方完全毁掉了。

[我终于找到你了,看到你平安无事我真的很高兴。我们回家吧。]

从来都不会正确表达自己想法的勇气天使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说出口的时候,话语却完全变了味道:

“泰瑞尔,你又一次不顾律法,擅自离开了高阶天堂!现在和我一同回去,我就不再计较你的罪名!”

……完了。

在远处另一垛草丛里偷偷旁观的塔达林高阶领主绝望地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

看来这个冒牌神棍还要纠缠他的阿塔尼斯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泰瑞尔打算说什么之前,星灵大主教的灵能刃就先出鞘了,连背后的灵能发生器都在激荡着电流,“不管你是谁,入侵者,就凭你的这种语气,我也绝不可能让你带走他!”

“泰瑞尔不属于你的世界!”

勇气大天使挥舞着索拉里昂冲了上来。阿塔尼斯激活了防御矩阵,摆好架势准备正面迎接对方的攻击,然而泰瑞尔却以更快的速度挡在了他的前面,用手接住了直刺过来的矛尖,进而走上前一步逼迫着英普瑞斯。

“我在这个世界找到了自己的任务,我认为我应该完成它。你不必再来找我了,英普瑞斯!”

“我不允许你任意干涉无关的事务,和我回去!”

“这里不是庇护之地,而你也无权命令我!”正义天使将索拉里昂夺过来摔在地上,来自高阶天堂的矛杖坠地时发出了恐怖的声响,“如果你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向我重复这些无理的教条,那就……就请回吧,我不想见到你……”不知为什么,泰瑞尔内心那种激动和愤怒的情绪突然消失了,连声音也跟着低了下去。到最后,他干脆转过身去不再看向对方,背后伸展的光翼都低垂了下来,像是因为悲伤而颤抖着。

“入侵者,这是给你最后的机会。离开艾尔,别再出现在我面前!”阿塔尼斯挥舞着手中的光刃这样说着。“执行官,封锁消息,今天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离开?他能去哪里呢?那个该死的奈非天早就关闭了传送门,她是故意要将自己困在这里……

这样想着的时候,英普瑞斯忽然觉得身体一轻,自己的存在开始变得稀薄——这就是星灵所谓的“折跃”?然后下一秒,他的面前就不再是泰瑞尔那悲伤的背影,而是一手托腮端坐在宝座上、歪头用那双红眼睛死瞪着他的塔达林高阶领主。

“Oh, dear. I expected so much more.”***



tbc.



*经典的坚果按B逃跑还要甩锅给队友的台词

**巨像有75米高哦

***也是经典台词,这里可以翻译成“老兄,我就不该对你抱什么期待”【【【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