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傲娇战争①(AA+勇正,排列组合成分有)

开头还特严肃的结果到一半就崩掉了……

这里没有时空枢纽的设定,两个世界是完全隔绝的,除了坚果和李敏单方面认识(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认识,我默认二设这俩到哪都是冤家)





神之长子。

尽管一直这样自称,阿塔尼斯却从没有像今日一样,感受到自己是被神明所眷顾的。

快到不可思议的晋升,在收复艾尔的过程中得到了无数意外的援助……这些都算不上什么。

他们的神已经不复存在,新生的萨尔纳加又不知所踪。人民的信仰岌岌可危,而他自己也一度对星灵的未来感到迷茫。

就在这样的黑暗中,他等来了被神明眷顾的时刻。

这一天,他坚信自己遇到了真的的神明。真正的、从天而降的、散发着圣光的神明。

他的神明于璀璨星河的照耀中凭空降临在他的面前,缓缓舒展开的光翼甚至让艾尔夜空中的星辰都为之褪色。他抬头仰望着,连心脏都似乎在为眼前的景象而震颤,在对方在他面前停驻时不由得臣伏在地。

这是他的神明。达拉姆的大主教这样暗下了决心。

这是神赐予他的恩典,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神明。

 


他的神明来自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里没有星灵和异虫,相同的是残酷的战争与无数的死亡。

于是,他为他的神明讲述起这个世界的历史。他讲到星灵曾经辉煌的文明,讲到艾尔的沦陷,讲到他们失去卡拉之光的庇护,讲到这个世界众神的殒落。

他恳求他的神明留下来帮助他们。星灵的团结需要新的信仰来维持,而他相信正是如此才注定了他们的相遇。

 


泰瑞尔觉得很苦恼。

他的精神在一次过于长久的冥想中迷失在了时空的湍流之中,当他醒来的时候,他的形体已经随着意识来到了此处。

然后他被错认成了神。

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神明。尽管大天使的确拥有出于常人的力量,可是眼前这个绝望的年轻星灵的请求,他实在无法完成。

然而在对方的苦苦哀求之下,他还是留了下来。

因为在这个世界,他就是他们走失已久的神明。

 


他听着星灵的大主教向他解释着这个世界的构成,浩瀚的星海与不断轮回的生命形态。他惊叹于不同时空中知识的迥异,又因自己认知的浅薄而感到愈发无力。

他好像有点怀念起他的家乡。如果他现在是在高阶天堂,伊瑟瑞尔一定会求知若渴地书写下对方所描绘的一切。可是他现在孤身一人,流落在完全陌生的领域,而眼前的星灵还在等待着他的救赎。

他在对方的故事中感受到了信念与坚持。他知道最终这位年轻的星灵领袖能够带领他的人民走出阴霾,而现在他只是缺乏自信。

他想帮助他,不管为了何种目的。

 


艾尔的星灵们听说了有神明降临的消息。

他们很兴奋。除了当年跟随阿塔尼斯的那一小撮先锋部队,绝大多数人都没能有幸直面过诸如奥鲁斯的萨尔纳加。神明到来的讯息令他们感到荣耀,所有人都渴望一睹神明的真容,接受他荣光的庇佑。

而单就这一点上的考量,泰瑞尔算是个非常合格的“神明”。他只要站立于艾尔的街道上,所有星灵远远望着他就都会相信,他是能给他们带来拯救的神。

可是很快,仅仅过了几天,阿塔尼斯便不再允许泰瑞尔独自一人出行了,甚至不允许他离开自己的左右。

他担心对方会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或者如同来时一般突兀地消失……他才终于找到了他命中注定的神明,他自己一个人的神明,他怎么会允许他就这样离开?

 


他的神明看上去很困倦。

泰瑞尔解释说是因为他的形体不太适应这里的环境。原本天使当然是不需要休息的,可是毕竟处在不同的世界,难免会有些不适。

听了这话阿塔尼斯一点也不敢怠慢。准备舒适的客房都无法体现出他对他的神的虔诚,于是,他干脆直接让对方住到他自己的房间里。达拉姆大主教的房间自然很宽敞明亮,还有柔软舒适的双人床。

“请问,我可以抱着你睡吗……?”

当看到手里抓着枕头被子、神态喜悦得过了度的大主教站在自己面前时,泰瑞尔只想到了,原来这个星灵竟然也有这么脆弱的一面,也许,自己应该更加深入地了解他的内心……

阿塔尼斯抱着他安静地睡着,好像怀抱着一团温暖的光。

 


塔达林的高阶领主此时正在他的宫殿里暴跳如雷。

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收到来自达拉姆大主教的联络了,因为两人几乎是保持着每天都会通话的状态,所以突然连续几天对方都音讯全无让他开始不安起来。

一天他还姑且能理解,也许是因为对方太忙了一时找不到时间;可是两天、三天过去了,艾尔那边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他等不了了,尽管一直以来都是默认阿塔尼斯会主动给他通讯,可是连续三天!他绝对受不了啊!

默念着“我才不是想他了呢”,阿拉纳克尝试着呼叫了对方的私人线路。

大主教倒是立刻就接通了他的视频通讯。谢天谢地,阿拉纳克暗暗想,对方并不是因为重伤之类的原因才没有联系他,而看起来他心情还异常的好?

……不对,那是什么?

阿拉纳克在通讯视频的一角捕捉到了对方房间内另一个人的身影。

 


高阶天堂。

泰瑞尔突然失踪了,不明原因的。

在确定了并不是因为被恶魔袭击,或者想要重新体验凡人的生活之类的,伊瑟瑞尔和奥莉尔很快就将矛头转向了英普瑞斯。

——想想你过去的所作所为,兄长!你是不是又和他吵架了!

——我没有!

冷静下来后,勇气大天使开始回忆起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他最近才没有和泰瑞尔吵架呢……!

……好吧,好吧,的确是有那么几次,但是并不多!

最近几天……让他想想,他们之间也就吵了七八次?才七八次而已!

 


“英普瑞斯,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这轮不着你管,奈非天——你看到泰瑞尔了吗?”

走投无路的勇气大天使只好到庇护之地去找泰瑞尔的下落。他是一点都不想去寻求奈非天的帮助,可他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我没有见到他,不过最近,我在另一个世界的朋友联系我,说他好像看到了泰瑞尔。”女性的魔法师一边摆弄着她手上飘浮的法球一边说着,“我有办法让你到那个世界去,至于去不去嘛,是你自己做选择。而且我提前说了,我不保证你能安全回来。”

“狡猾的奈非天,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是奥莉尔和伊瑟瑞尔让你来的吧?我可是能想象得出,你把泰瑞尔再次逼得离家出走的样子。”

“该死的奈非天!”

结果是他最终还是踏过了前往不同时空的传送门,并且多收到了女性魔法师的一堆奚落。



tbc.

评论
热度 ( 24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