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一个混乱邪恶的片段

丢个在飞机上码的片段。
如果最后成文的话cp会非常混乱邪恶,总共大概会涉及到R76、185麦受、天使麦、麦源、双飞组、医闹组。
这段是185组和天使麦,我爱科学怪人设定的总攻天使姐姐qaq
啊……很隐晦的之前发生了什么。




等麦克雷在一片茫茫的白色和仪器的滴答声中醒来的时候,时间不知已经过去了多久;他尝试着动了动身体,暂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莱耶斯和莫里森之前给他留下的那些伤口似乎都消失了。

他睁开了眼,看到病床旁边一个身穿医护服的身影。

“所有的伤口都已经给你处理过了,杰西,他们把你送过来的时候你简直就是具尸体。不用担心我会说出去什么,只是……”

哦,是她。麦克雷躺在床上,脑中这样想着。他的这位同僚,守望先锋的医师,18岁就修完博士学位的天才少女安吉拉·齐格勒——尽管他们是同岁的年轻人,麦克雷依然不敢直呼她的名字,通常只是尊称她一声齐格勒博士。

麦克雷对她始终抱有难以言明的恐惧感。比如此时,齐格勒就像询问天气一样把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一笔带过。麦克雷几乎无法想象她是如何毫无动容地处理自己的伤口的,也许就像是在焊接一堆死气沉沉的机械,甚至会饶有兴趣地观察那些伤口破裂的形态,即使是在处理那些隐私部位难以启齿的伤痕时也面不改色。

“只是什么?”

他顺着医生的停顿问下去。虽然他觉得,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你的左臂肘关节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组织坏死,出于稳定性考虑,我只能为你安装义肢。幸运的是,它与你神经的同步率非常高,你不会感觉到与以前任何的不同,除了更强力。”

真见鬼,他还天真地以为莱耶斯不会忍心对他下手这么重。
麦克雷从层层的被子下面把自己的左手抽出来,端详着这块铁疙瘩——的确如对方所言,他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就仿佛他身体的那一部分本该就是金属一样。他试着握了握拳,又颓然地放下了手。

“你口中的‘稳定性’是什么意思?你认为我少了一只手就失去战斗力了吗?我的扳机可从来不在我的左手上。”

“你明白我不是指的这个,杰西。暗影守望需要你,守望先锋也需要你。你的存在本来就是一种稳定。”

需要他的并不是守望先锋或者暗影守望,麦克雷苦笑着想。是莱耶斯和莫里森需要他来中和他们之间的矛盾,由此守望先锋才能继续运作下去——去他妈的莱耶斯和莫里森,他们究竟把他当成什么了?

“那你需要我吗,医生?只要你需要我就够了。”

齐格勒听到牛仔这样故作轻佻的话,嘴角向上翘了翘,像是被逗笑了。她好整以暇地两手抱胸站直了,用同样属于年轻人的活力回击他——只有这时候,麦克雷才觉得她不像个冷冰冰的、把人与机器混为一谈的怪物。

“去跟你的新朋友好好相处一段时间吧,它还需要进一步磨合——或者说,那是你的‘新女朋友’。”

“——那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医生?”

说不清为什么,在麦克雷回过神之前,他已经这样喊了出来。

“我是个医生,但我不治心病。”

评论 ( 1 )
热度 ( 30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