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被unlimited case works压死的我_(:з」∠)_

……不要担心,本子真的已经在做了!((


故事主旨:冷

故事启示:当你女朋友朝你喊冷的时候,请不要告诉她多喝热水,因为她其实只想让你抱抱她((((((




阿拉纳克被身边伴侣翻身的动作惊醒了。他没有办法保持很深的睡眠,常年的战斗本能让他即使是在睡梦中也依然能保持警惕;在和阿塔尼斯渐渐安顿下生活之后,他的这些习惯似乎正在一点点改变——或者说,在被逼无奈之下表现给阿塔尼斯他正在改变的一面。

高阶领主不想让阿塔尼斯察觉到自己醒了,他心思敏感的伴侣总会将这些过激反应怪罪在自己身上,为此他们之间又要生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今天阿塔尼斯像是执意要吵醒自己的,因为阿拉纳克感觉到对方在扑腾无果之后,干脆开始狠狠扯起了被子——大主教一点也不留情面地,将两人共同盖着的被子向自己那一边全都拉了过去,自己倒是舒服地用被子裹成了卷,阿拉纳克现在却整个人裸身暴露在空气中了。

“阿塔尼斯。”

阿拉纳克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装睡了。轻轻呼唤着伴侣的名字,他尝试着伸手拉拉被对方裹紧的被子,然而阿塔尼斯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感觉到阿拉纳克的动作,大主教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蠕动了一下,发出撒娇一般的呜咽声。他知道阿拉纳克对自己这招最没办法了。

“冷……”

他一边躲在被子里蠕动着,一边对阿拉纳克抱怨着自己因温度而感到的不适。

“冷吗?”

对比自己裹着厚厚被子还嫌冷的伴侣,阿拉纳克现在身上不着片缕,却也没能感觉到阿塔尼斯所说的“冷”。为了配合对方,他甚至伸出了手臂在夜晚静谧的空气中试探着,依然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好冷……”

阿塔尼斯的声音闷闷的,好像因为更厚的被子带来的暖意而快要睡着。可这样一来阿拉纳克就要吹冷风了。高阶领主不会蛮横地将属于自己的那一半被子夺回来,可是他更想同样缩进被子之中,或者把阿塔尼斯从被子卷中揪出来,再安稳地将他抱回自己怀里。

“是温度太低了吗?我去看一下温度控制——”

他在打算起身的一瞬间,被阿塔尼斯拉住了手——明明说着好冷,还做出一副恨不得将全身的每一寸都用温暖的被子覆盖,却因为阿拉纳克作势要离开就让手臂脱离了被窝,这样的大主教如果真的不是只是在撒娇的话……

不过,从自己皮肤上传来的触感,的确就像阿塔尼斯所说的一般冰冷。

“冷……”

阿塔尼斯嘟囔着重复的词语,然后又不动了。这下可好,不仅大主教依然缩在被窝里不愿出来,阿拉纳克也没法离开去调温度了。

但是阿拉纳克明白自己伴侣的意图是什么。作为大主教的伴侣、自诩为塔达林最富心机的星灵,他自从开始追求阿塔尼斯的时候就学会了读懂对方的心思,无论是多么细微的动作、暗示……他能猜得到阿塔尼斯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

“哪里觉得冷?”

“手好冷……”

阿拉纳克把大主教伸出来的手握紧,拉起来贴紧了自己的胸口——阿塔尼斯没有再挣扎,不仅如此,他还主动把另一只手也从被窝里拔出来要阿拉纳克给自己暖,显然是相当受用的样子。

“还有哪里冷?”

“脚也冷……”

这回是阿塔尼斯自己把被子踢开了,刚刚还在保护他免受寒冷侵袭的卫士被他抛弃得彻底。他抬腿尝试性地去勾住阿拉纳克的腿,得到的回应如他设想中那样热烈,两人的腿很快就纠缠在一起,关节与关节相扣着严丝合缝。

“现在还冷吗?”

“好冷啊……全身都冷……”

阿拉纳克张开双臂将自己的伴侣紧紧揽在怀中。阿塔尼斯将身体尽可能地蜷缩着挤在对方的胸前,那里火热的温度是他为之迷醉不愿放手的存在;而阿拉纳克那只容得下他一人的怀抱,仿佛就是他最温暖的梦境与归宿。

评论 ( 10 )
热度 ( 29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