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祝我生日快乐((

太难受了就随便写写……

其实我真的只是病到嗓子发不出声音了_(:з」∠)_

以及,黑暗剑21本子真的在做了!已经完成了大概1/3,不出差错的话应该不会咕((





阿塔尼斯发现自己的船上来了不速之客。

他完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混进亚顿之矛的——等他注意到的时候,那个人影已经站在控制室的角落里了,而且明明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简直就像凭空出现的一样。

那怎么看都是个普通的泰伦,连武器和装甲都没有穿戴却能轻易潜入星灵的舰船……大主教在心中迅速思考对策的时候,那个人影也并没有回头,好像是正沉迷于眺望舷窗外的光景,只留给他一个金白配色的背影。

“这……真的就像是个奇迹,我从来没有亲自来过这里,虽然我对这一切都很熟悉,但是从来没有……所有的东西都是如此真实。”

感觉到阿塔尼斯注视的目光时,那人开始背对着他轻声地念起了什么,但是那声音也并不像普通的泰伦那样通过口中说出的,而是和星灵一样的心灵传音。

“你是谁,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可不是泰伦该来的地方。”

对方终于转过了身,这样一来,阿塔尼斯总算能看清对方的外貌了——对方的确是个泰伦,除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花哨的装扮,虽然这一身的金白配色很配合达拉姆的审美——但是无论是对方出现的时机还是方式,都太不合常理了。

“抱歉打扰了。”来者提起裙摆,做出象征性的鞠躬动作,“我是无名的魔女,Undefined。”

“你说你是‘魔女’……?”

阿塔尼斯总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说过这个词,又一时无法想起。自称是魔女的泰伦的突然造访让他有些摸不清头脑,对方的动机会是什么……眼下的情形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是谁派你来的,入侵者?”

他差点忘了阿拉纳克也在他身边站着,尽管大主教不觉得高阶领主不会让现在的情况变得更糟,但是至少,一旦阿拉纳克在他身边的时候,无论做什么,阿塔尼斯都会觉得更有信心。

“我想我是来收礼物的,因为这是个又孤独又糟糕的日子……好吧,无所谓啦。”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大主教觉得阿拉纳克的性格就像他们行船的速度一样忽快忽慢,有时可以一直保持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有时就会像现在这样,因为一句话就愤怒到要亮出灵能刃的程度。

但是。

就在阿拉纳克准备向前方发起攻击的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就像被冻住了一样完全不听使唤,只能愣愣地僵硬在原地。

“……我说了,我是魔女。”Undefined好像是轻轻地叹了一声,然后凭空拿出了纸笔自言自语起来,“这里要怎么写呢……算了,随便写点什么就行吧,‘阿拉纳克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就像被冻住了一样’。”

“你究竟是什么人!”

不仅是被不明力量控制了身体的阿拉纳克抱有疑问,连阿塔尼斯都忍不住开始担心起来——自称魔女的来客绝不是在跟他们开玩笑,如果她真的有能力随心所欲地控制他们的行为的话……

“……比起造物主,我还是更喜欢做个观剧者。”对方又开始念叨起一些令人费解的东西了,“这个世界——实际上,这个世界是我从别人那里‘偷’来的,所以我也没有……不过,放心好了,我不像那些黑魔女一样残酷。而且我可以保证,即使是这个世界被造物主抛弃的时候,我也会尽力保护它免于毁灭。”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泰伦说话都喜欢这么兜圈子吗?”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们也没有在听……无所谓了,反正你们之后也什么都不会记得的……”魔女摇了摇头,向后退了一步,“我想我的礼物已经收得足够多了,应该是时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说着,她的身形就慢慢变得稀薄,然后完全消失在空气中了。

“阿拉纳克,你记得‘魔女’这个词吗?我好像记得过去在哪里也见到过魔女,但是又不清楚具体是什么……”

目睹了眼前一系列的古怪景象,大主教好像已经是对此见怪不怪了,因而十分淡然地随意向身边人问着问题,仿佛刚刚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生过。

“你真的相信这种骗小孩子的说法?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天真啊,大主教。”

“这一回,我勉强同意你的观点。命运不是什么写好了的剧本,我们既然能够打破命运的轮回,战胜埃蒙,也一定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评论 ( 6 )
热度 ( 11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