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好像是万圣节贺……不过太糟糕了不知道发出来好不好((

雷!

超级雷!

真的!




喝醉的小主教 之二

和01的糟糕()脑洞的具象化



他怀中的星灵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姿态柔软着,趴伏在他的胸口。

“老公,我是不是闻起来很香?”

……香,阿拉纳克很想这么说。屋子里尚未散去的地嗪气味让他大概知道了他的恋人又做了什么蠢事,这已经不是对方第一回偷偷用掉自己的地嗪了,而且很显然,阿塔尼斯这次也没能掌握住恰当的用量。

不过很意外的,他还挺享受对方在晕乎乎的时候就喜欢叫自己老公这点。

“怎么又用了地嗪?你不是很讨厌这种东西吗。”

他把怀里绵软的恋人摆正了一下姿势,这样能让他们俩都稍微舒服一点。他捧起阿塔尼斯的脸,看到对方迷离的眼神,心里一边埋怨着恋人的愚蠢行径,一边也燃起了想要进一步欺负对方的欲望。

“今天是泰伦的节日,所以这一天要吃香香的东西。”不知道阿塔尼斯脑子里想到了什么,眼睛开心得都眯了起来,“我是不是很香?”因为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他不厌其烦地又问了一遍。

“当然很香,我的大主教。”阿拉纳克被自己恋人异想天开的能力折服了。鬼知道今天是什么无聊的节日,也亏阿塔尼斯还会专门做准备……他有点不能想象对方是怎么想着泰伦的节日就把自己泡到地嗪里去的,也许,只是因为他的恋人想找个机会和他玩点不一样的罢了……?“既然你这么说,那么现在我可以把你吃掉了吗?”

“不可以,我的坏老公。”

阿塔尼斯抬起手,力道也软软地拍在他脸上,又在他身上不舒服地扭了扭。

“为什么不可以?刚刚不是还在想要被吃掉吗?”

恋人撒娇似的行为让阿拉纳克受用得很。随着阿塔尼斯再一次在他身上蹭动身体,他注意到对方的衣袍已经因为动作而皱起,光溜溜的大腿从长袍下摆散开的地方露了出来。他觉得自己简直没办法挪开视线。

“因为你太色了,一直盯着我的大腿看……色老公!”

“原来是因为这样吗?”他不仅没有将目光从阿塔尼斯的腿上收回来,还变本加厉,直接用手摸上了对方露出的腿部皮肤,由下而上缓缓摩擦着,“这样是不是好一点呢?”

“今天不许你碰我,坏老公……”明明是说着拒绝的话,阿塔尼斯却搂住了高阶领主的脖子将他抱得更紧,“但是我可以抱你!我的老公最棒了。”

评论 ( 2 )
热度 ( 6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