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兔子(?????(上)

Warning:怀孕 严重ooc 情趣道具

和01一起脑来自己爽的



肉在下篇,现在还没有((



Summary:

怀孕了变得特别容易胡思乱想的小主教,总觉得坚果对自己变心了。为了挽回自己的伴侣,他决定穿上情趣内衣……




阿塔尼斯从睡梦中渐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他闭着眼睛,下意识地向身边摸去——

果然没有人。

这个时间,阿拉纳克肯定早就走了……虽然知道会是这样,可是阿塔尼斯在发现身边冰凉凉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他勉强拖着疲惫的身体,靠着床头坐了起来。大主教不想起床——反正就算起来了也没有什么好做的,况且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连下床走走都颇有难度,更不要提去忙工作了。达拉姆早就不允许他工作了,尽管不可能有人限制他的自由,阿塔尼斯也明白自己这种状态根本没办法继续工作。

大主教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每当紧张的时候他都会无意识地这么做——胎儿已经两岁多了,腹部的隆起已经明显到穿着宽松的袍子也遮挡不了的程度。至少在一年之前的时候,尽管那时他的身体状况就欠佳,他还是能坚持着进行正常工作,除了经常会不自觉地睡着……但那也总比现在这种连行走都很困难、一不注意就会腿软摔倒的情况好太多了。

缓了缓体力,阿塔尼斯终于走下了床,到床边的椅子上坐好;他的坐姿格外笔直,这样多少能让他觉得有点精神。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出门去走走,哪怕是在楼梯上来来回回地慢走也很好。可是没有人扶着的话又很容易摔倒,而偏巧达拉姆的大主教又很讨厌他人的怜悯——他不需要人来照顾他,他自己一定……可以的。然而因为担心他们的大主教总是会摔倒,达拉姆星灵前一阵甚至将全部的地面都铺上了软软的垫子,尤其是大主教的房间里,好几层的软垫让正常星灵都有些难以行走了,最后在阿塔尼斯表示这样只会让人更容易摔倒后,他们才将地上的软垫撤走。

但是今天他连楼梯都不想去爬了。之前有那么几次的经历,他在楼梯上累到没有力气只能坐在地上,周围又很久都没有路过的星灵,每次都是要靠阿拉纳克来找到他抱他回去。

阿拉纳克……

大主教在心中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缓缓趴在了桌子上,把脸埋进了臂弯里。

自从自己怀孕、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阿拉纳克对自己的态度好像有些……不太一样了。说不出具体是怎样的不一样,只是个人的感受,他觉得阿拉纳克变得——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的话——冷淡了。

他疲倦地将脸更深地埋进手臂的阴影里。

昨天半夜的时候,大主教辗转反侧地睡不着。因为白天过于嗜睡的缘故,真的到了晚上睡觉的时间他却很难入眠,再加上身体不适、心情郁卒,他就想找点什么东西发泄一下——于是,他把躺在身边的高阶领主踢下了床。

他以为自己的伴侣会稍微理解一下自己的,至少。

然而阿拉纳克的反应却冷漠得令他心寒。高阶领主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就拿起了枕头不声不响地离开了房间。也不知道那之后阿拉纳克有没有再回来,总之等到大主教迷迷糊糊睡着又很迟地醒来之后,他手边的位置是凉的。

阿拉纳克连一句“怎么了”都没有给自己……

大主教想了很多种可能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孕期变胖,所以不够吸引对方了吗?阿拉纳克之前的确有开过他的玩笑,一边捏着他大腿之间软软的肉一边调笑地说你长胖了,还非要他去测体重看看是变重了多少。阿塔尼斯羞愤得一点也不想答应对方,然而却被阿拉纳克直接抱起来称了体重。实际结果让他们两人都很意外,大主教的体重不但没有增加,反而是变轻了……可是阿塔尼斯无论如何也没法在自己伴侣的脸上看到生气以外的神情,看起来阿拉纳克是真的很讨厌自己变胖了的身体。

而且,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做过了。有几次他也向对方提议过要不要做,但都被阿拉纳克毫不留情地拒绝。一开始他还相信,对方不同意只是担心会伤到他的身体,可是时间久了,阿塔尼斯愈发觉得,阿拉纳克是不是真的已经开始厌恶自己,所以连碰都不想碰了……

想要知道阿拉纳克的冷淡是究竟由何而起,大主教甚至去偷偷查阅了书籍。可是,过去拥有卡拉的卡莱星灵完全不会对自己的伴侣感到猜疑,资料中自然也查不到有关的只言片语。最后他还是在无聊时看的泰伦肥皂剧中找到了答案——泰伦的电视机也是阿拉纳克怕他闲在家里太无聊,特地从克哈订购给他的。

——电视剧里的女主人公怀孕了,休了假在家专心养身体,而她的丈夫却趁机和其他的女人幽会。看到这里,阿塔尼斯的心也跟着一起紧张地提了起来,难道说阿拉纳克是喜欢上了其他的星灵,所以才对自己日渐冷淡了吗……

可是,阿拉纳克他又为什么会……思来想去,大主教还是觉得应该相信阿拉纳克不会那么轻易喜欢别人,现在暂时的冷淡,一定是因为自己变胖了、怀孕又不方便做爱,所以失去了对阿拉纳克的吸引力了。一定是这样的。

那么自己到底该怎么增加魅力呢。

他想起过去有段时间,他沉迷于泰伦的一些“小玩意”,例如情趣猫咪套装——想到过去的有趣经历,阿塔尼斯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但很快又重新低落了起来。以前他逼迫阿拉纳克穿那些奇奇怪怪的装束,对方看起来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在自己的威逼下乖乖就范,那时候阿拉纳克对自己是那么百依百顺,然而现在……他会不会连好好看看自己都不肯了呢。

越想越难过的大主教茫然地打开了眼前的屏幕,想再看看那个泰伦故事的后续,却无意中点开了另一个购物网站的广告弹窗。即使他已经好几年没有打开过这个网站了,终端却依然忠实地记录着他的账号密码,这让他一下子就登录了进去,网页上自动显示出了他过去的购买记录。

啊,怎么又是这些东西……大主教脸上一热,刚想迅速地关掉网页,却突然想起阿拉纳克以前说过的话——

“让我穿这种东西,你就不想补偿我点什么吗?”

裸身只穿了猫猫饰品的高阶领主做出像小动物一样的姿势趴在他膝头,只是对方凶神恶煞的眼神实在让他和可爱猫咪的形象相去甚远——以前的阿拉纳克是多么宠爱自己啊,阿塔尼斯想着这些,觉得眼睛有点酸酸的。

“这是你自找的,还想要什么补偿。”他轻轻弹了下阿拉纳克宽敞的脑门,威胁似的又拉紧了一点手中的牵绳。

听到这话,高阶领主的红眼睛似乎变得明亮了些,“比如,既然你这么喜欢泰伦的无聊玩意,为什么你自己不穿呢?我倒是……很想看你穿上这些的样子。”

“休想。”

也许自己可以……?

从回忆中渐渐回到现实,阿塔尼斯突然发现了解决眼下困境的要领。如果说阿拉纳克喜欢这些“泰伦的无聊玩意”,那穿给他看的话,他是不是就会对自己还像以前一样热情了……

作为行动派,在这样想着的时候,大主教已经点开了过去购买过的商家。泰伦的卖家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可能是通过过往的消息记录,对方已经得知了自己星灵的身份。

放轻松。阿塔尼斯这样对自己说。在虚拟网络上,对方是不可能知道你究竟是谁的,而且对于商人来说,交易的另一方是谁是完全无关紧要的。

但是随着交流的进展,他还是觉得脸颊上的滚烫感愈加明显——这不怪他,毕竟这是一家支持高度定制的,呃,“玩具店”,产品的尺寸、颜色、乃至装饰的细节都可以完全定制,所以也不奇怪卖家会询问到过于详细的内容了。

“请问衣服的尺寸还是和过去一样的吗?”

过去……他的确在这里留过尺码,不过那是阿拉纳克的。但是阿塔尼斯转念想了想,自己怀孕后发胖了这么多,说不定和阿拉纳克的尺码也差不多了吧。

在核对过尺码和询问了大概的情况之后,泰伦卖家周到地为大主教推荐了几款适合孕妇的情趣内衣,并且还信誓旦旦地声称过去有不少星灵都从这家店购买过。不管是真是假,大主教对这样的消息感觉很诧异,但星灵和泰伦之间的贸易日渐繁荣无疑是个好兆头。

只是卖家大概把自己当成了女性,因而推荐的内衣都是相当修身的款式,这让阿塔尼斯刚刚被其他事情分散了的心情又跌了下去。他摸了摸自己腰上的软肉,怀孕之后不知不觉自己竟然已经这么胖了,怪不得阿拉纳克会讨厌自己……思来想去,大主教还是没有勇气挑选修身类的内衣,而是挑选了一款宽松一点的,上身是短小到几乎什么都遮不住的抹胸,而下段则是由长长的薄纱构成,穿上的话起不到遮挡的作用,只会朦朦胧胧地透出身体的线条。这种程度的内衣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想到只穿一件内衣是不是太少了,如果有裤子之类的能把腿上遮不住的地方稍微掩盖一下,他的羞耻心或许还能被平复一点。在卖家的建议下,大主教又购买了一双配套的白色吊带袜;不过他拒绝了继续加购蕾丝内裤的建议。在阿塔尼斯看来,内裤会让他有种不快的束缚感,所以他从来都不会穿那种东西。

除此之外——既然阿拉纳克之前都打扮成猫的样子了,他必须也得穿点像小动物的装束才行——于是他还定了一对可以固定在头上的兔耳朵,以及卖家一直极力推荐的“尾巴”。

在下单完成之后,泰伦的卖家承诺隔日就可以将快递送达艾尔。还要再等一天啊……虽然第二天就能到达已经很快了,但想想今天还要再次面对阿拉纳克、而他还没向对方为前一天晚上的事情道歉,快递晚到一天都会让大主教觉得心急如焚。

关掉亮着的全息屏幕,在虚拟网络中购物所得到的暂时放松烟消云散,阿塔尼斯恢复了之前的心情低落,又蜷缩回了桌子上。

他能感觉到,自己和阿拉纳克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他努力想伸出手去抓住对方、把对方捆在自己的身边,阿拉纳克的身和心都应该只属于自己一人才对……可是他抓不住,即使两人每天都依然躺在同一张床上,阿拉纳克依然会经常与自己亲昵地磨蹭额头,他还是觉得两人的关系在渐渐疏远。

等这个孩子生下来之后,也许阿拉纳克就会像以前一样了。可是他怕自己等不到那个时候,现在的每一天都过得让他觉得愈发煎熬……

脑子里想着些难过的事情,阿塔尼斯趴在桌子上渐渐睡着了。


大主教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许是因为阿拉纳克今天比过去回来得早了一点,总之他是被对方回来的声音吵醒的。

“回来了……?”

“你怎么在那种地方睡觉,”高阶领主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不耐烦,这让阿塔尼斯因为对方早归而产生的一点喜悦被扫荡一空,“要睡就好好躺到床上去,睡在这里多难受。”

“好……”

他只好艰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睡久了腿有些麻又让他差点跌倒,然后就在阿拉纳克的全程注视下,慢慢从桌边挪步到了床边坐下。

“是不是没睡好?你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说着,已经换好了家居服的阿拉纳克也坐在了他旁边,伴侣的灵能被他自然地吸收过去,稳定了一点他的情绪。

“对不起,我昨天晚上不应该……”

“没事。”阿拉纳克打断了他声音微弱的道歉,“你现在不需要和我说‘对不起’。”

他还是搞不懂对方在想什么。阿塔尼斯在心里叹了口气,把头低了下去,很小声的试探性地问道:

“阿拉纳克,你最近是不是觉得我……”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完全听不到了。大主教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自己的伴侣表达心中的疑虑。

“觉得什么?”

“……没什么。”

“别胡思乱想,你肯定是泰伦的无聊节目看太多了。”说着,阿拉纳克很自然地把他搂到怀里抱紧,“别担心,什么事都没发生。”

听到这样令他打消疑虑的话语,阿塔尼斯的心情一下子雀跃起来,既然自己的伴侣说了没事,那是不是就可以……他抬起头,盯着对方的红眼睛看,目光中的意志坚定,脸上却泛起了蓝晕,“今天……我们做吧……”

“我不允许。”

果然是这样……阿拉纳克他、还是不愿意碰自己……

大主教在心中无比期待明天的到来。明天一定就会好起来了,一定的……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