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一个假装是正剧的故事①

搞笑向正剧(?

依然是小主教怀孕设定

顺便预测官方剧情

本来想写类似《进化》那样的正剧的,但是我不忍心……(企鹅搓手手.gif)

 


这个学期我过得简直梦回高三,更新看缘分吧




星灵有艘飞船遭到了异虫的突然袭击,幸好舰上的指挥官决定足够果断,及时弃船并将人员都快速折跃到了安全区域,因此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然而被异虫突然袭击可不是儿戏。现在是和平时期,星灵、异虫和泰伦的不开战约定就摆在那里,现在异虫却突然毁约向星灵发起了攻击,即使后果并不算太严重,但这仍然是个蓄意挑起战争的讯号。

收到伤员通讯的第一时间,赛兰迪丝竟然犹豫了一下,考虑是否真的要把这件事告诉大主教。达拉姆的大主教现在正怀着身孕,身体状况相当的差,连日常的工作都不能正常地进行——“杀千刀的塔达林!”女性圣堂武士在心中这样恨恨地咒骂着——现在却偏偏发生了这样的恶性事件,她担心他们的大主教如果现在去处理这件事,身体会撑不住。而且,一旦挑衅行为演变成真正的战争,后果会不堪设想。

但是这种危急的事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不向大主教汇报。她在踟蹰了一番之后,还是去找了阿塔尼斯。

当赛兰迪丝在敲了大主教休息室的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时,她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了进去。阿塔尼斯果然又睡着了。在怀孕之后,他们的大主教就变得异常嗜睡,平常在会议上也是经常睡着,而大家都不会忍心去打扰他。

“恕我打扰,我有紧急事务必须向您汇报,大主教。”

她提高了一点声音,希望大主教能听得到自己在说什么。

阿塔尼斯猛地抬起头,一副被惊醒的样子,“抱歉赛兰迪丝,我又睡着了……”声音好像还很委屈,这让她觉得更内疚了。

“是我打扰了您,但我不得不这么做,所以请您谅解。”为什么觉得大主教在怀孕之后变得更可爱了?赛兰迪丝在脑中小小地花痴了一下,不过一旦想到那个塔达林,她又只好在心里唉声叹气起来,“哨站的战士传来消息,我们有一艘船被异虫攻击了,幸好撤离得及时,战士们都只是受伤,并没有生命危险。”

“你说异虫?!”

大主教因为突如其来的愤怒而站了起来,随后却因为动作太猛而感到一阵晕眩,差点摔倒在地上。赛兰迪丝想要过来扶着他,但是被他拒绝了。“不必帮我,我没事的——异虫竟然敢攻击我们?在这种时候?”

“是的,袭击者自称是虫母尼雅德拉,她的行为是在效忠刀锋女王。”她将得到的消息复述给大主教,即使连她自己都对可靠性表示怀疑,“刀锋女王不是早就不在了吗?怎么还会有效忠她的虫群……”

“你说的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异虫向来都是习惯背信弃义的族群,不管这个虫母所说的是否属实,虫群都是在向我们挑起战争!通知议会,我们恐怕有仗要打了。”

 


然而开会讨论的结果是,开始集结部队但暂时不要出兵,先尝试和虫群以及泰伦取得联系再下最终判断。

达拉姆先是向至高女王扎加拉发送了通讯请求,然而对方就如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并没有给予回应。

虫群是在心虚!星灵内部的愤怒情绪立刻被点燃了。

但是在大主教表示,战争不是儿戏,还是要在与泰伦联系过后才能考虑对策之后,达拉姆星灵们的怒火被稍微平息了一点。

前提是,如果泰伦也对此不屑一顾的话,他们可能就真的要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开着母舰去炸毁虫群的星球了。

泰伦方则是给了一个很折中、却完全无法令圣堂武士们满意的意见。泰伦的想法是,且不论被袭击这种说法是否是星灵的一面之词,就算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所以星灵希望泰伦能担当起自己的责任、共同对抗首先违反条约的虫群,战争结盟这种东西却又很难在通讯中用一言半语说清,因而瓦伦理安希望星灵能派专人前往克哈,双方再进行详细的商讨。

“泰伦这样的态度,明显就是根本不想参与这场战争!”得到这样模棱两可的答复之后,赛兰迪丝首先就义愤填膺地发言了,“不只是不负责任的回复,说不定,这都是泰伦联合异虫搞的鬼!”

“别那么快下判断,赛兰迪丝。我和泰伦合作过很久,知道他们的为人,所以我愿意相信他们这一次。”

“难道我们还真的要派人去克哈,和不可信的泰伦开会讨论?”

“我会再考虑的。”

这时,赛兰迪丝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大主教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到了每天惯例和阿拉纳克通讯的时候,大主教并不想和对方过多地谈论这件事。尽管战争这种事,以阿拉纳克的性格来说绝不会想要莫名其妙地参与进来,不过对方显然是早就听到了风声。

“你准备好进行战争了吗?”

“虽然我很仇视异虫,这种仇恨是无论过了多久、所谓的‘和平’保持多少年都无法抹去的,但我知道人民的感受……所有人在心中都痛恨战争,那些无谓的牺牲,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一如既往的优柔寡断。”塔达林戏谑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这么在乎战士的死活。不过这次,我难得赞同一下你的想法吧——你的身体的确承受不了战争的负担。”

“我的身体没问题。”

“可是我觉得你会在战场上睡着。”

对此,阿塔尼斯倒是真的找不出反对的理由。

“……好吧,阿塔尼斯,所以你是想亲自去克哈吗?”

被伴侣一言道破了心中的秘密,阿塔尼斯愣了一下,随即也就向对方坦诚了自己的秘密——那可是阿拉纳克,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

“我必须亲自去。这是攸关星灵命运的大事,我不可能逃避。”

“去泰伦帝国的话,抱歉我不能陪你了。”阿拉纳克知道大主教的性格,因此也没有再以对方的身体问题劝阻他,“不过,如果你真的要进行战争,塔达林的死亡舰队会为你随时待命。”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