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随便写写xd

坚果的噩梦((




阿拉纳克刚刚由自己的航母折跃下艾尔地面,不出意料地看到自己的伴侣正在降落的区域附近等着自己。能让大主教亲自等候迎接也算得上一种殊荣了。虽然高阶领主从来不会说感激的话,不过他心里却未必没有想过对方的好。

两人一见面便自然拥抱在了一起,亲昵地磨蹭着额头。这是他们约定俗成的、只属于他们两人的打招呼的方式,尽管大主教受到泰伦文化影响之后,偶尔也会想要模仿人类的样子和他摩擦下颌——但是很显然,阿拉纳克大多数情况下都拒绝了对方的要求,因为他不想当着阿塔尼斯之外的人的面摘掉自己下颌的护甲。

“你可算回来了,快点过来帮忙,我一个人都要忙昏头了!”

说着,大主教就拉着他的手往星灵枢纽中走去,搞得阿拉纳克有些不明状况。今天的阿塔尼斯看起来怪怪的,感觉好像有些……热情过头?大主教可从来不会当众和他牵着手走路。

“达拉姆的事务,什么时候还需要我来做了?你的圣堂武士们呢,难道他们都已经无能到这种程度了?”

高阶领主一边抱怨着,一边不明所以地被对方拉着走——或者说拖着走比较好,因为刚刚到艾尔就听到大主教要他来帮忙处理事务,他是相当不情愿的。

“不是达拉姆的事!——是你本来就该做的。”

“我有什么该做的……”

一路被大主教半拖半拉地走到他们的房间,直到打开房间门的时候,阿拉纳克终于惊呆了。

房间里有十几个蓝皮肤、红眼睛的小星灵,有些年纪大一些已经能走了,而有些还只能在地上爬行。

“别愣着了,快过来帮忙!我要照顾不过来了……”

“等等,这……”明显是被一大窝小星灵的情景吓到了,阿拉纳克吃惊地看向自己的伴侣,“这都是……”

“还不是因为你!那么、那么不知节制地……”说到这里的时候,大主教的样子突然有些不同寻常的娇羞,脸上也爬上了可爱的蓝晕,“都怪你,让我生了这么多……”

这些都是?!

阿拉纳克觉得头很痛,不光是被一大堆小星灵的哭声吵得,更像是被什么重物打击到了头部——

“……醒醒,阿拉纳克。”

他猛地惊醒了,眼前是阿塔尼斯神情有些担忧的脸,“抱歉以这种方式叫你起来,可是你看起来像是做了个糟糕的梦。”

说的一点都没错。阿拉纳克几乎是一个激灵爬了起来,同时还在紧张地四处寻找什么。不得不承认,刚刚梦境中的可怕场景还停留在他的脑中,使得他很想搜查一番,比如阿塔尼斯会不会在床底下藏了一窝小星灵之类的……

“什么都没有。”

然而对于阿塔尼斯关心的提问,他却保持了矢口否认。这个梦太蠢了,他绝不能让阿塔尼斯知道……!

“这样吗?”

觉得自己的伴侣明显在因为什么事而惊慌,也许是他梦到了过去吧……阿塔尼斯想了想,为了照顾阿拉纳克的感受,他也就好心地没有追问下去。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阿拉纳克心中因为这场噩梦而被埋下了深深的种子——

——他绝对,不会让阿塔尼斯生孩子,绝对!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