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仰望星空(??

登入界面的小主教,脸上有可爱的小水滴……!

于是就以[如果那个水滴是眼泪的话]展开了故事


这个学期的课太累了,大概不能经常更……

想写得严肃点结果失败了



两人还没确定关系的时候



阿拉纳克闲庭信步地来到了大主教的房间前。在亚顿之矛上,没有任何人能限制他的自由,就连阿塔尼斯也不能。然而当他踏进房间的时候,房间里却并没有人。

这么晚了,阿塔尼斯去哪里了?如果是因为决战近在咫尺就被吓得临阵脱逃,那就只能说他是自己一时眼花,看错了大主教的本质。

既然不在房间,那大主教只可能出现在舰桥。阿拉纳克转身便向新的目的地走去。一路上他并没有见到几个达拉姆星灵,舰船内部仅剩一些巡逻的机械哨兵和进行维护工作的探机。最终的战斗一触即发,这个夜晚安静得让阿拉纳克的思绪都不禁跟着沉静了下来。

达拉姆的大主教果然在舰桥,飘在半空中似乎是在冥想。阿拉纳克走近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回头,而是始终紧盯着窗外的星海,不知道究竟在脑中想些什么。

“真是令人意外……大主教。我以为这种时候,你应该去乖乖睡觉、养足精神的。”

“阿拉纳克,你是来嘲笑我的吗?”

“怎么会。你也把我想得太坏了……”高阶领主一向最擅长审时度势,今天这样星灵命运攸关的日子,他暂时也放下了戏弄阿塔尼斯的念头。不过仅仅是暂时。“也许有些时候会吧,不过今天不会。”

“那么你是来做什么的?你不妨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回去放松地睡上一觉。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就像是被打扰了,大主教的语气听起来的确有些烦躁。

“我去了你的房间,但是发现你并不在,”他并没有回避这种暧昧的说法,“我还以为达拉姆的大主教,在说出那番慷慨激昂的台词之后就吓得逃跑了,所以特地来找找。”

“那还真是烦劳你费心了,塔达林的高阶领主。”

听到对方话语中调侃的意味,大主教同样针锋相对地给予回击。

“不过,我说真的,今天你的演讲……不得不说,你把达拉姆的‘特长’发挥得很出色。”

“那你觉得,我今天的演讲怎么样?”

在今天这种时候,阿拉纳克是破天荒地想对大主教说点好听的话。可是他既看不到阿塔尼斯的表情,也听不出对方语气中的情绪,于是他只好依着自己的内心回答了。

“印象深刻,而且至少听起来很令人信服。”

“在我上次反攻艾尔的前夕,我想独自待一会儿的时候,也有人来找我。”没有搭理高阶领主的玩笑话,阿塔尼斯自顾自地讲了起来,“那时的我,对战斗还充满迷茫……即使是在开战的前一夜,我依然在怀疑自己的决定。”

“你是在向我吐苦水吗,大主教?”

“在出战之前,泽拉图突然出现并警告了我,那时的我真的差一点就完全动摇了。”他没有理睬阿拉纳克,继续自言自语般地说着,“我看着他,就像看着救命稻草一样,觉得有了这样的理由,我就可以顺理成章地遵循我犹疑的内心,取消这次出征了。

“然而实际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甚至没有自我决断的自由。于是,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看着我的人民沦为埃蒙的奴仆,自相残杀,甚至被改造成丑恶的混合体……而我只能丢下我的同胞逃命。”

“听起来你是在向我求安慰。需要我抱抱你吗,可怜的、对出征有阴影的达拉姆大主教?”

说着,阿拉纳克真的同样用灵能飘到了大主教的身边,想从后面接近他,却被阿塔尼斯用灵能粗暴地震开了。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而且这些话,我也不是对你说的。”

“我也不知道,你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在悔恨过去的自己吗?可是现在说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只会给你徒增烦恼。”

“……我是想说,至少你的想法有一点很对,阿拉纳克。”大主教的灵能渐渐冷静了下来,“我开始有些认同你的观点了。既然决定了要夺回艾尔,那么我就应该……不惜一切、不计代价地去争取它;人民的牺牲,也只是其中必要的一环。”

“我早就说了,如果你愿意丢掉你对自己内心虚伪的掩饰,你会成为更加优秀的领导者的……”

“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会完全相信你的那一套!达拉姆永远不会像塔达林那样残忍,这只是……我不得不做的事罢了!”没有给对方插话的机会,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卡莱之间流传着一句古训,‘牺牲铸就胜利’,但是在今天之前,我都没能理解它的真正意义。没有任何人希望他们的领袖成为一名刽子手,只是为了浅薄的胜利就让他的同胞去战场上送命。

“然而不仅是我,全体达拉姆也在相信着这句话。我不是没有想过,他们会不会因为我的错误决定而怀恨在心,但是达拉姆从来都没有质疑过我;在听到我的游移不定的时候,我的战士并没有与我一同退却,而是选择了为我冲在前线,然后,牺牲了自己……

“我知道是我的行为害死了他们,但是为了使他们的牺牲具有意义,我……必须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直到这时,阿塔尼斯才猛地转过身来。高阶领主看着他,惊讶地发现对方的脸上竟然有一滴泪水滑过,只是那滴眼泪看起来是如此不明显,配合上大主教坚定的神情和眼中燃烧着的怒火,让阿拉纳克甚至怀疑那滴缓缓流下的眼泪只是自己不小心看错了。

“你哭了。”

阿拉纳克没有照顾对方那可怜的自尊心,直截了当地指出了这点。

“我没有哭!这只是因为……我的语气太激烈了!所以才……”

“没想到达拉姆的大主教竟然是个爱哭包。”没给对方笨拙地解释的时间,高阶领主在丢下这样一句话之后就岔开了话题,“把这些东西吼出来,会让你的内心变得更坚定吗?”即使刚刚才被无情地推开,阿拉纳克此刻却又贴了上来,并且比之前更用力地抓住了对方的胳膊,“对自我的否定,和这样的怒火,甚至是无能者的眼泪,你真的需要通过这些才能获得信心吗?你究竟是在相信塔达林的理念,还是只是在为自己的野心找个合理的借口?”

“我永远都不会选择塔达林的道路!只是现在……”这一次大主教同样想着挣脱对方,只是阿拉纳克抓着他的力道相当大,他在尝试无果之后也放弃了甩开对方的想法,就如同他语气中所流露的退让,“你说的对,阿拉纳克……我是在为自己的软弱寻找借口,不然,我可能无法迈出这一步……”

阿拉纳克被盔甲包裹着的手指正紧紧抓住他手臂裸露出的部分,但是从皮肤上传来的刺痛却让他觉得清醒,“你是在试着激怒我吗,为了让我更加坚定我的决心?”

“随你怎么想。”

高阶领主的力道随着这样的话语缓和了下来。他的手松开了但并没有离开,而是顺着对方的手臂慢慢滑下,避开了灵能刃的部分,最后轻轻触到了阿塔尼斯的手掌心。他试探性地缠住对方的手指,然后,感受到大主教对他的动作做出了回应,两人的手指缓缓相交在一起。

“无论如何……谢谢你。我过去从未感受过如此刻一样的坚定,也许是因为你……不。”

刚刚听到大主教类似告白的话,阿拉纳克正在内心自鸣得意起来,却被对方接着的一句否定扫了好心情。

“为什么突然说‘不’?”

他忍不住这样问道。

“如果不是你,我或许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你要向我保证,你必须为我保守秘密。”

“原来这种东西对你来说,也算得上是‘秘密’?”

“……我要你的保证。”

大主教握着他的手,紧紧地盯着他,眼神中好像糅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脸上的泪水也已经干涸,没有留下任何泪痕,让他看不出刚刚对方情绪波动的任何痕迹。对方究竟想要什么保证?

“这得看我的心情。”

阿拉纳克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试着和阿塔尼斯更进一步的,对方的表情就像是在索求一个拥抱……但是,想到即将到来的恶战,他还是放弃了。今天并不是个合适的时机,况且他已经尝到足够的甜头了。

将来,他总有机会的。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