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二次恋爱④

终于可以一起睡了xd




接下来的几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例行地,阿拉纳克白天外出去勘测附近是否有潜藏的地嗪气脉,而阿塔尼斯表示出很想跟着他一起去的意思,但是被他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请问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卡莱星灵战战兢兢地这样问他,手指紧张地在无意识中抓着衣角的布料,“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而且……如果有什么危险,我可以保护你!”

“保护我?算了吧,卡莱星灵,你要是遇到什么危险,我可不会救你的。”

“我可是圣堂武士!”

“连自身的灵能都不能完全掌握的圣堂武士,”阿拉纳克这句话明显戳到了对方的痛处,对方的气势看起来瞬间就萎缩了下去,连那片蓝皮肤上都冒出了可疑的深色斑点,“你还是在船上训练吧,等到我觉得你合格了的时候,我会让你跟着我行动的。”



傍晚时阿拉纳克回到航母上,却发现对方并不在训练室中。他并没有着急,在动身去寻找阿塔尼斯之前,他先是仔细地查阅了一番训练系统的记录,出乎所料的是,对方的灵能强度竟然在短短的几天中就有了明显的提升。

有趣。阿拉纳克并不喜欢充满挑战性的事物,但与众不同的东西永远值得引起他的注意。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有如此的进步,这个卡莱星灵的潜力……有些不容小视。

稍微收起了心思,阿拉纳克还是装出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开始寻找对方的踪迹。他可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正在以某种手段监控着他,建立起足够的信任尚需要时间。

那个家伙还能跑到哪里去呢?

阿拉纳克没想太多,就直奔着对方放置那个秘密机器的地方去了。果然不出他所料,阿塔尼斯也没有别的地方会去,此时他正抱膝坐在甲板上,望着远方阴沉下来的天色,不知是在想什么心事。

“你在发呆吗,还是在看你的‘小秘密’?”

卡莱星灵刚刚似乎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完全没有注意四周的状况,在听到阿拉纳克的声音时明显是被吓到了的样子。不过,在与没有卡拉的星灵相处习惯了之后,阿塔尼斯的反应也比以前镇静了很多。

“我是在冥想。”

他坐在原地没有动,而见状,阿拉纳克也干脆在他的旁边也坐下了。

“在想什么?”

被这样问道的时候,阿塔尼斯继续对着眼前的星海发了一会儿呆,“能在这里遇到阿拉纳克,我真是太幸运了……”最后他这样喃喃自语地说着。

“我也觉得很幸运。”

这是阿拉纳克的真心话。他觉得自己此次出行一定是受到了黑暗之神的眷顾,不然怎么会如此幸运——而且是各种意义上的幸运。

“真的吗?我还以为……你觉得我很烦。”

“我是觉得你很烦,”看着对方由惊喜又瞬间变得挫败的表情,阿拉纳克在心里笑了一声,然后顿了一下继续说,“不过你也挺‘有趣’的。”

“‘有趣’?”

阿塔尼斯睁大了眼睛,转头看着阿拉纳克,想让对方进一步地解释这个词语的含义,但阿拉纳克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我们的文化差别很大,所以有时我很难能理解你的想法。”

这样的言辞半真半假,然而阿塔尼斯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妥。

“我倒没什么感觉……塔达林有什么特别的文化吗?”

“比起这个,我更想听听你的故事。”阿拉纳克敏锐地岔开了这个话题,他可不想让这个单纯又愚蠢的卡莱星灵了解到塔达林残酷的社会制度,无论是不想为自己骗取对方信任的道路上铺设障碍,还是有那么一点、想要在对方天真的幻想中留存自己的美好形象的荒谬念头,“你是因为什么才来到这个荒凉的星球的?总不会是你自己的意志吧。”

“议会让我来这里驻守,所以我就来了。”

“我就说你不可能是自己主动来的。”

“议会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这是圣堂武士的荣耀!”

听到对方有些不屑一顾的语气,阿塔尼斯明显生气了。以他这些年的阅历来看,还没有什么比听到别人指责议会更加令他愤怒的事。

“那我问你,你想过议会为什么会让你一个人在这里驻守吗?”

对于卡莱星灵的不满,阿拉纳克完全不为所动,并且用更加尖酸的话语反问回去。

“长老们说我是合适的人才,我当然很愿意接受这份使命。”

“你是被议会排挤了吧。”阿拉纳克觉得可笑地嗤了一声,“在这个鬼地方,让你一个人待这么久,你遇到什么危险议会也不可能知道,所以就算你死了,议会也不可能在意的。”

“你当我是傻瓜吗!不要用你的一面之词来诋毁议会!”

“你的确是傻瓜。”

阿塔尼斯本来已经气得跳起来了,结果听到这话又气馁了坐了回去,用手抱住膝盖缩成更小的一团。他怎么可能完全对此毫无察觉……虽然,因为刚认识不久的外族星灵就怀疑议会的决定,这件事看来太有失他圣堂武士的身份,但对方的词句都恰好切中要害,直接点破了他不愿去承认的那部分、对于信仰的盲目服从。

因为他在卡莱的社会中,的确并不受到重视。

纵使他生来就贵为圣堂武士阶层,阿塔尼斯也知道,自己的耿直和软弱一直是他前进道路上的阻碍。即使有能力,他也不愿过多地表现,而只是一味地将施展才能的机会退让给别人;而他的性格又不够圆滑,因而即使是在同辈当中,他也鲜少能结交密友。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他把脸埋进两膝之间,完全不敢抬头去看阿拉纳克。

“这就是我说的‘文化差异’,”升格第四人很巧妙地利用这点把话题糊弄过去,“如果你是塔达林,就该努力证明自己的实力,让那些看不惯你的家伙永远沉默。”

然而这个卡莱星灵不会有机会离开这颗星球了。阿拉纳克在心里这样想。等到自己知道了所有想要得到的消息,他就会除掉阿塔尼斯,这样有关塔达林的情报就不会泄露了。况且他已经进一步地确认了,没有人会在意阿塔尼斯的死活。

“我愿意相信你的说法,所以我以后会试着像你说的那样努力,谢谢你……”阿塔尼斯把自己更紧得缩起来,就像是觉得夜风有些寒冷一样,“能拥有那样的航母,你也一定是个大人物吧……”

“‘大人物’?这样的说法还真是有趣。”

然而对方并没有再回复他。当阿拉纳克向身边看去的时候,他发现阿塔尼斯竟然睡着了。

——难道是因为在睡袋里就睡不好?

能在这种地方睡着,到底是多没有戒心……这样想着的时候,阿拉纳克盯着自己身边睡着的星灵暗暗观察。星光让对方的蓝色皮肤上泛起了一层朦胧的光泽,让他忍不住想要去触碰……

他摸了摸阿塔尼斯的脸,而对方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动作就醒过来。

阿塔尼斯到底……

算了。阿拉纳克有些认命地把睡着的卡莱星灵从地上抱了起来,托着他的腿弯,没费什么力就将对方稳当地抱在怀中。这样一来,阿塔尼斯总算是被他晃醒了,然而也只是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睛,在已经要陷入梦境的脑子里确认了一下是谁在抱着自己,然后往阿拉纳克的胸前拱了拱,找了个更加舒服的位置继续睡了。

这回阿拉纳克也没再将对方扔到地上去睡,而是将已经睡得很香了的卡莱星灵轻轻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升格第四人可不是个乐于分享的星灵,能令他甘愿让出床铺的一半给对方霸占的理由究竟是什么呢。

当他自己也躺下的时候,阿拉纳克还是没忍住蹙了蹙眉。这家伙怎么又没洗澡……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