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Crossworld】猫的报恩

七夕贺(?)

Zertty的后续,上文在这里,贝伦在七夕回去找小主教“报恩”的故事

许愿梗来自海猫 翼的《魔女们的七夕不轻松》


cp警告(虽然不是很明显?)

海猫 拉姆达x贝伦

sc 阿拉纳克x阿塔尼斯






七夕这一天,在人类某个小国家里,是在竹签上许愿的日子。

人类的想象力虽然贫乏,但对于魔女来说,似乎还是能从中找到有趣的愿望;然而每一年,贝伦卡丝泰露都会为这些无聊的愿望失望透顶。

想要成为有钱人?想要事业上的成功?想要爱情?对于这些俗套的愿望,贝伦卡丝泰露完全不想去理会。她可不像拉姆达戴露塔那个笨蛋,即使面对这些庸俗的人类,还依然提得起兴致。

哪怕是一句“啊,只要你努力的话,就会实现愿望的”也懒得施舍。



但是,此时出现在这个让她拥有糟糕回忆的碎片,并不是贝伦卡丝泰露自己的意愿。

根据拉姆达的说法,既然她承蒙别人照顾了十年,她理应当去报答对方的恩情,而刚好七夕是个不错的机会,她没准可以帮对方实现一两个小愿望当做谢礼。

“照顾?那个外星人饿了我十年!”

所以在奇迹的大魔女的内心,她是极其不想再和那些家伙有什么来往了。如果不是拉姆达怂恿她这么做的话……

而且,贝伦卡丝泰露讨厌社交。



“你说你是我的猫?!”

再一次看到那个蓝皮肤的外星人,大魔女想尽力保持住自己端庄的仪态。然而对方的问话让她很难不露出崩坏的表情,她觉得自己嘴角有点抽动。

“我不是什么猫,阿塔尼斯卿,”为了表示应有的尊敬,贝伦卡丝泰露还是对对方使用了敬语,“我是掌控奇迹的大魔女,贝伦卡丝泰露。”

“‘魔女’?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名词。”

“你不必听说过。”她已经不能再忍受更多的寒暄了,下次……下次绝对不会再被拉姆达的花言巧语蛊惑了!像是想要赶紧回去拉姆达身边,她去掉了多余的解释部分,索性直接进入了正题,“我是来,实现你的愿望的,作为报答。”

“我不是很理解你在说什么,”本来就是突然冒出来、自称是过去自己捡到的那只猫的泰伦少女,阿塔尼斯无法不对对方产生戒备,更何况对方没头没尾地还在询问他的“愿望”,“如果你只是来说谢谢的,那我收下你的好意,但是我不需要什么愿望。”

“虽然只限一个,但即使是不可能的奇迹也能实现的愿望哦?我想知道卿的选择。”

“你是说,哪怕是不可能的事,也真的能实现吗……?”听到这样诱人的条件,就连大主教也禁不住开始畅想起来,如果真的能实现不可能的事,那他内心最想要的是什么……阿塔尼斯第一个想到的是他失去的同胞们,不仅仅是塔萨达尔、泽拉图、菲尼克斯,还有更多牺牲在战争中的勇士,如果能让他们复活的话……“就算是起死回生也能做得到吗?”

“起死回生?当然可以,”像是总算找到了乐子,奇迹的魔女也终于露出了笑容,只是那种笑容摆在一个少女的脸上,无论如何也显得相当狰狞。她想起了过去有趣的经历,她是如何玩弄名为右代宫缘寿的女孩的命运的,“只要你按我所说的去做,我就保证让这样的奇迹实现。”

“你怎样才能保证,你有能力实现这样的愿望?”

“愿望当然不可能是无止境的,只是区区复活一个人,这种小事还难不倒我。我可是奇迹的大魔女哦?——但是我再强调一遍,仅限一个人。”

凡人丑陋的内心啊。

看着对方似乎是在思索究竟应该复活谁,贝伦卡丝泰露脸上的笑容在不断扩大。受到欲望驱使的凡人流露出的贪婪之情,这是她最想要见到的,并且,享受着将它狠狠踩在脚底蹂躏的……

因为谁都不可能复活。

只要说一句“魔法生效需要很长的时间”,再提一些严苛的条件,所有对她提出愿望的人,要么会因为无理的要求而退却,要么永生都活在履行条件的痛苦中。

“……我考虑好了。”

“那么,是想复活谁呢,阿塔尼斯卿?”

她迫不及待想要进一步玩弄对方的意志了。

“我谁都不想复活,他们都已经安息,我也不应该再去打扰逝者的安宁。”

“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你难道就要放弃了吗?”性格残酷的大魔女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在她看来,事态的发展超出掌控,就是对她极大的侮辱了,“随便是谁,只要你说出来,我就可以让他回到你身边诶?你居然说不想?”

“我能察觉到你的阴谋,魔女,”阿塔尼斯不留情面地这样尖锐地指出来,“你所谓的‘愿望’,背后一定包含着什么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的东西……所以请回吧,无论怎样,还是谢谢你过去的陪伴。”

贝伦卡丝泰露差点就要失控,比起实现愿望来说,杀戮无疑是极其简单的事情。但是考虑到这里并非自己的棋盘,如果她擅自攻击了别人的棋子,这个棋盘的主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她灰溜溜地离开了这个碎片。

身为堂堂奇迹的大魔女,她竟然因为一个凡人而如此狼狈地逃跑?!

不……她绝不对忘记这份屈辱。

换句话说,她绝不会让拉姆达戴露塔得知自己所遭受到的奇耻大辱。



“和你的老朋友玩得开心嘛?”

在她回来之前,古户绘梨花就为她准备好了梅干红茶。她拿起杯子抿了一口,这是她最喜欢的味道,但是现在,即使是美味的梅干红茶都变得异常苦涩。

拉姆达戴露塔一定将自己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她从来都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对方一定……全看穿了。

“挺……开心的。”

绝对的大魔女朝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如平常那样露出微笑,看起来竟然像是相信了她的言辞。呼……还好还好,幸亏拉姆达戴露塔是白痴,不然自己这次出糗的经历一定会被对方记到永远。永远!

“我就说,贝伦一定做得到的!——要吃金平糖吗?这次还是用喵汪做的,可好吃了。”

然而拉姆达戴露塔早就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只是她已经变得不再像过去那样喜欢揭对方伤疤了。今天是难得的节日,心情好一点难道不好吗?而且,她的确感觉到了贝伦的改变,比如变得和她一样,也开始喜欢吃甜食了。

虽然贝伦依然将自己柔软的情感牢牢封印着,但绝对的大魔女相信,总有一天,她绝对会解开那、困扰了对方千年的心结。



Fin.

评论
热度 ( 4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