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二次恋爱③

现在还不能一起睡啊,为时尚早xd





本来以为训练场能让那个卡莱找到点事情做,不会再一直粘着自己,结果到了晚上,当阿拉纳克准备睡觉的时候,对方竟然抱着睡袋干脆跑到了他的房间里。

“阿塔尼斯,你这是……?”

阿拉纳克此时已经盖着被子半躺在床上,盔甲也早就脱下了放在一边。他开始后悔自己没在准备睡觉前把卧室的们上锁了,本来以为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家伙,没料想这个卡莱竟然不知好歹地跑来了。

他承认自己有点对阿塔尼斯放松警戒了,毕竟之于一个塔达林,永远都不应该这么无防备地面对他人。不过他放松警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天下午,当阿塔尼斯在训练场内与机器比试的时候,阿拉纳克饶有兴味地暗中观察了一阵,而记录的灵能反应显示对方的灵能强度与自己的实在相去甚远。这样的灵能,勉强能与末位的升格者相当吧。阿拉纳克在心中迅速做出了评估。如此弱小的星灵简直没有防范的必要。

“我觉得外面会有虫子,两个人一起会安全一点……”

抱着睡袋的卡莱星灵有点害羞地低下头,想把脸藏到怀中软绵绵的布料中去,结果视线就不由自主地飘向了眼前的大床。看起来,躺在那张床上一定会很舒服……他在无意识中这样胡乱想着。

虽然塔达林尚武,建筑都是偏向简单粗犷但实用的风格,完全不同于卡莱的华而不实,但塔达林也同样推崇享乐主义,因而在升格第四人的私人航母上,就连主卧室内的床都能体现出这一点;不仅尺寸相当大,即使两个成年星灵在上面打滚也绰绰有余,而且看上去就一定……触感相当的好。

只是阿塔尼斯大概并没有想过,为什么对方的床会是双人床。

“船上不是有睡眠舱吗?”

“如果有虫子的话……”阿塔尼斯把头埋得更低了,完全不敢去看明显因为被打扰了而一脸戾气的塔达林,“我知道这样很失礼,但是……”

“你在担心那些虫子会咬破飞船?”升格第四人觉得自己的怒气快要到达临界值了,但是看着对方的反应,他还是勉强让自己找到了一点乐趣,“还是说……你只是害怕一个人睡觉?”

这回阿塔尼斯彻底把脸埋到睡袋里了。

“我才没有害怕……!我可是圣堂武士,怎么会害怕一个人睡觉!”

“看来你就是在害怕。”

“——我没有!”

原来卡莱都是这样的吗。阿拉纳克开始觉得以前他们对卡莱的风评还是太高估了,在他现在看来,卡莱星灵不仅懦弱,还极其胆小、喜欢结群,甚至连睡觉都无法独自一人。

“好吧,看在你这么害怕自己一个人睡觉……”这样说着的时候,阿拉纳克依然听到对方不停的小声“我没有!我才不怕!”的辩驳,但那些反驳实在是无力地完全站不住脚,“那你就在这里睡吧。不过……”

在刚刚遇到对方的时候,阿拉纳克就注意到了,对方身上隐约散发着一股好几天都没洗澡了的味道。想来也是,侦察机上不可能配备专门的清洁舱,虽然星灵不怎么容易弄脏身体,但对于极其爱干净的升格第四人来说,既然这个卡莱星灵要睡在自己房间里,他必须得去把自己洗干净。

“不过什么……?”

阿塔尼斯终于抬起了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确认对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无理请求而发怒。不然自己就要被直接从航母上丢下去了。

“你知道清洁舱在哪里的吧?想在我的房间里睡觉就先去洗澡,我讨厌脏兮兮的星灵。”

“——好的我马上就去!”

卡莱星灵的脸色立刻转惊为喜,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在斯雷恩的时候,地嗪会在每晚都充盈在地表的大气中,直到日光升起才会渐渐散去;所有的塔达林,无论身份卑贱,都能平等地获得这份造物主的恩赐。然而这颗贫瘠的星球远远不比斯雷恩,少了被熟悉的气体笼罩的感觉,阿拉纳克竟然觉得自己有些无法入睡。

还好在他出发之前,他还是携带了一定储量的地嗪,本意是为了在紧急时刻疗伤用的,不过现在……笃定了自己必定能在这里有所收获,现在稍微用一点好像也没什么。只要别在寻找到地嗪气脉之前就把现有的用光就行。

因为是在夜间使用的物品,存放地嗪的柜子自然就在离床不远的地方。他随手打开了一瓶,用灵能引导着那种气体均匀地覆盖在自己的皮肤之上,感受着地嗪渗透进皮肤的沉醉感——这是被逼无奈的做法,如果不是身边携带的地嗪数量实在有限,阿拉纳克更喜欢让这种造物主之息弥漫在整个房间里,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通过自然的灵能交换去吸收。

在这样做的时候,他完全没有在意房间内的另一个星灵。已经把自己洗干净了的卡莱星灵正在把睡袋展开平铺在地上,然而阿拉纳克的举动很明显地吸引了他的目光。阿塔尼斯先是钻进了睡袋当中,然后坐起身来,好奇地向他望着。

——阿拉纳克是在做什么?

他在艾尔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行为,对方的样子像是在吸收某种气体。那又是什么气体呢?阿塔尼斯很像直接去问问对方,可是又觉得似乎两人之间的关系还远远没到那种知无不言的程度,随便去问的话,如果这也是对方的秘密,阿拉纳克一定会不开心的。

与此同时,他也想到了自己的“秘密”。那是议会给自己的任务,他必须全力以赴地去执行,哪怕是如此幸运地在这个星球上遇到了同胞、而且对方对待自己也很好,他也不能随便将自己的任务和盘托出。

“——看着我干什么,想过来和我一起睡觉吗?”

听到塔达林星灵突如其来的发问,阿塔尼斯才惊觉自己盯着对方出神太久了。他赶忙低下头,想隐藏自己的心事。

“……你又不愿意和我一起睡。”

“看来,你还很希望和我一起睡?”阿拉纳克看着在地上缩成一团的卡莱星灵,那样害羞的样子让他不禁想要再过分一点地试探他的底线,“要知道,随便和陌生人一起睡可是会怀孕的。”

然而阿塔尼斯的神情明显有些迷惑,“怎么会怀孕……我又不是你的妻子。”语气是如此一本正经,让阿拉纳克简直没法怀疑对方是在开玩笑。

“这样吗……”

升格第四人陷入了沉思,他在迅速考量着对方的认知能力究竟有多低下。阿塔尼斯觉得自己可能是说错了什么,不然对方怎么突然一副完全不想理自己的样子,不过最后他也没多想,就钻进他的睡袋里很快睡着了。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