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二次恋爱②

看起来对方真的没有骗自己。

在提出想要跟随对方去营地看看的时候,阿塔尼斯那么爽快地答应还让他担心会不会有诈。然而等他们到达的地方,升格第四人环视了一圈四周,这个营地就如同对方的衣着一般破烂不堪,基本能打消他最后的怀疑了。想来也是,是什么人才会在这个无人问津的星球上专门等自己?

“你的随身物品就只有这么一点?”

阿拉纳克忍不住这样问道。

“身为意志坚定的圣堂武士,我并不需要很多生活用品也能过得很好。”

“好,好……就像你说的,‘意志坚定的圣堂武士’,”对于这个蠢蠢的星灵,阿拉纳克竟然起了点逗弄的心思,就像看到什么有趣的小动物一样。在塔达林的社会里,除了印象模糊的童年时期,他从没有遇见过会这样与自己毫无掩饰地畅所欲言的人,“我那里的生活物品可是有很多,你要来吗?”

“既然是你邀请的我,那我自然不能拒绝了。”

对方理直气壮的样子让阿拉纳克觉得更有趣了。

“好吧,‘意志坚定的圣堂武士’,想跟我来的话,就赶紧收拾东西吧,我可不喜欢等人。”

“我又没什么东西……”阿塔尼斯看起来还是有点不服输的样子,只是这样一边说着,他手上整理物品的速度也很快,将放在地面上的仪器收起来稳稳地抱住,这可是他最重要的东西了,“我收好了。”

“那是什么?”

他指着对方紧紧抱着的那个仪器。阿塔尼斯明显是因为他的动作紧张了起来,把机器捂得更严实了。

“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秘密……是吗?”

阿拉纳克还在盯着那个仪器看,而对方干脆抱着它转过了身去。

“我说了这是秘密!”

真是毫无戒心的星灵啊,他几乎开始有些佩服对方了。难道阿塔尼斯真的不知道,如果自己想动手的话,他转过身去的时候就必死无疑了?

……他大概真的不知道。

至于机器,他完全可以杀掉对方之后拿走慢慢研究。不过现在看来,他和阿塔尼斯相处的时间还会有很长,只要他能骗取到对方的信任,不止是这个机器的秘密,其他任何他想得知的事都能知道。

“既然这是秘密,我就不追问你了。”

听到阿拉纳克这样的承诺,阿塔尼斯像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才把仪器稳妥地搬上了他的侦察机。

“然后我们去哪?”

阿塔尼斯爬上了侦察机,拍了拍飞机的门,示意阿拉纳克也上去。

“没想到你还会开这种东西。这是侦察机?”

“当然,我在学校可是专门学这个的呢!”

看到阿拉纳克并没有想上飞机的意思,阿塔尼斯干脆又跳了下来,走回阿拉纳克身边拉住他的手臂;阿拉纳克被突如其来的触感吓了一跳,常年身处危机四伏的塔达林社会让他极其抵触身体接触,即使对方只是隔着盔甲抓着他的胳膊也让他本能地想要摆出招架的姿态,只是这样的反应被他在一瞬间强行终止了。

——要学会适应这个愚蠢的卡莱的行为模式。

阿拉纳克在心中这样告诫自己。

“你确定要开侦察机过去?路途很短,超低空飞行可是很考验技术的。”

“不要质疑我的能力,我对开侦察机这件事可是相当有信心,不然议会怎么放心让我一个人驻守在这里!”

“议会竟然会放心让你一个人驻守。”愚蠢的卡莱啊。阿拉纳克小声嘟囔着,没有讲出后半句。

侦察机本来就是只能容纳一人的机种,要两个星灵同时挤在狭小的机舱内相当费劲。为了再多搭乘一人,阿拉纳克只能遵从对方的意愿,和阿塔尼斯并排坐在驾驶舱的座位上。不过在这时,阿拉纳克才注意到对方的身材明显要比自己娇小很多,这样两人挤在驾驶舱里好歹没有特别拥挤。

也许阿塔尼斯只是身材比较小的个体吧。阿拉纳克这时并没有考虑很多。

“不用担心,我会给你指路的。”

和卡莱交流可真费劲,阿拉纳克挤在对方旁边这样想,他可从来没有这么平心静气地和别的星灵讲过话;对待上位者和下位者时都不会。

“塔达林也有侦察机吗?看起来你也是多少懂一点的。”

阿塔尼斯一边操控着飞机、观察着地表,一边这样随便问着。

“有。”虽然他不能说塔达林的侦察机基本都是从卡莱那里偷来的。“我觉得,你还是专心开你的飞机比较好。”

“飞行都是小意思,我比较担心该把它停在哪里,这颗星球的地表很不适合侦察机的起降……”

“我有个好地方可以让你的小飞机停下。”

他们几乎是贴着岩石树木的顶部飞越了这片森林,而看起来就在不远处,有一架红黑色的飞行器正停落在荒芜的平原上。

说看起来不远,是因为这架飞行器的体积实在是太大了,而这种红黑色的涂装让阿塔尼斯没能第一时间分辨出它是什么;直到再飞近了一点,他才反应过来这竟然是一艘航母,只是颜色被换成了塔达林标志性的红黑双色。

“这是……你的船?”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问着阿拉纳克,只是碍于飞行需要集中注意力,不然如果他回头的话,一定会看到阿拉纳克暗暗得逞的坏笑。

“被吓到了吗,卡莱?”

“我又不是没见过航母……!只是……”他沿着熟悉的弹射轨道开始降落,在航母上起降是驾驶员的基本功,这点他还是轻车熟路的,“至少要达到执行官的位阶才有资格拥有航母,我自己又没开过……”

就在两人谈话间,侦察机不知不觉已经平稳地降落在了航母上。阿塔尼斯先行从侦察机上轻巧地跃下,这样的高度对星灵来说跳跃并不成问题;阿拉纳克却没有仿照对方那样粗鲁的动作,他聚集起灵能包围住自己,然后让自己浮空、优雅地飘落到地面。

“你对灵能的运用好熟练……”

看着被红色灵能包裹着缓慢降落下来的塔达林,阿塔尼斯不禁感叹道。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来自对方的无心的奉承让阿拉纳克的炫技达到了目的,“跟我来吧,让你见识一下航母的内部是什么样的。”

“等一下,我先把这个布置好……”突然想起了什么,阿塔尼斯又爬回了侦察机上,把他的宝贝仪器抱了出来,“我觉得我可以把它固定在航母上,这样……”像是才发觉阿拉纳克的目光还停留在自己身上,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惊慌了起来——在阿拉纳克看来,这样的表情竟然有些可爱——“不许看,你转过头去!”

“好,我转过去……”

升格第四人简直对自己的配合程度感到震惊,以前可从来没有人会和他玩这样幼稚的游戏,然而在面对这个卡莱时,他甚至开始有些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阿塔尼斯在他背后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捣弄了些什么,反正过了一会儿,对方总算起身走回他身边了。

“我能转身了吗,飞行员?”

“叫我阿塔尼斯就行了!……我又不是什么飞行员。”

“不是飞行员的话,那你是什么?”

听到了对方语句中的漏洞,阿拉纳克一针见血地追问下去。

“我是圣堂武士!”

虽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阿拉纳克也并没有觉得受挫。反正将来自己有的是机会能知道。

两人走过空旷的停机坪和长长的无人机流水线,终于进入了航母的内部。作为一艘非战时期的航母,即使是塔达林,也会将之改造成更加适合消遣的载具,而位高权重的升格第四人更是如此。

阿塔尼斯几乎是被航母内的奢华与舒适惊呆了,航母上休闲、娱乐、训练、战斗的功能一应俱全;甚至于就算前往的是这样水资源匮乏的星球,航母中依然专门配备了可以尽情玩水的浴池,只是眼下浴池中并没有充水——看到空荡荡的浴池,阿塔尼斯多少在内心稍微遗憾了一下,他还挺喜欢泡在温水里放松身体的……

然而他的一举一动都被阿拉纳克收入了眼中。喜欢泡澡的话……他在内心迅速构建起了一个主意。不过现在为时尚早,过于冒进反而会打草惊蛇,得不偿失。

不能让阿塔尼斯觉察出自己是在刻意亲近他。

“这里是训练场,你可以和机器进行切磋,”最后两人停在了一间巨大的白色房间门前,房间内的景象表现出它明显是基于角斗场的雏形,“房间的墙壁特别加固过,释放灵能也不必担心会毁坏房间——如果你闲着没事,可以在这儿多待一会儿。”阿拉纳克忍不住在后面又补上这一句。

这次阿塔尼斯总算没反驳他“闲着没事”的评判了。

“谢谢你……”

在阿拉纳克离开准备去做点不想让对方知道的事时,他听到对方有些受宠若惊地这样说。

一个完美的开局。

升格第四人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满分。



tbc.

评论
热度 ( 19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