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二次恋爱①

Summary:


侦察机驾驶员阿塔尼斯奉命驻扎到一颗无人的星球上,遇到了同样前来此处的塔达林升格第四人阿拉纳克。
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星球上,他们渐渐产生了感情。
临别的时候,两人约定总有一天一定会再会。
但是因为失去卡拉,阿塔尼斯忘记了这部分被他深藏在心底的秘密。
阿拉纳克寻找盟友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当年那个单纯无瑕的年轻星灵。
可是当他登上亚顿之矛的时候,阿拉纳克发现,对方竟然完全不记得自己了……

失忆这个梗来自自己以前一篇文
自己抄自己的梗真是爽((





阿塔尼斯把侦察机降落在了离森林稍微远一些的地方,然后打开舱门,踏上了这颗对于他来说几乎未知的星球。

这是议会的命令,面对来自的泰伦潜在威胁,上面派他驻守在这颗无人的星球上,记录和观测可能出现的泰伦舰队的动向。为了尽可能的隐蔽,他携带的物品也少得可怜,除了这架侦察机,就只有侦测泰伦舰船的仪器了。他身边甚至连探机都没有,更别提有机会修建容易引人注意的星灵枢纽。

不过他的工作也很简单,只需要定期维护仪器使之能正常运转,其余的则都交给仪器自己去侦测和传输讯息。然后只要待够一年,他就能完成任务、回去艾尔了。

只是这一年的时间,对于星灵的一生来说也许很短,但真的要独自一人度过的时候又显得格外漫长。尤其是这里的环境——当阿塔尼斯从侦察机上下来的时候,他觉得这里的环境比他想象中的要恶劣太多了:干冷的气候,石漠是星球的主要组成部分,而高耸入云的奇异石质树木构成了茂密的石头森林。尽管在情报中写着,这颗星球上除了少量的原始异虫之外,不存在任何智慧生物,但是阿塔尼斯依然不愿意贸然接近那片毫无生息的森林。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他将携带的仪器拿出来,简单地布置了一下保护设施,然后便打开了机器让它自己运行起来。某种意义上讲,他现在的任务只剩下等一年的时间过去了。

在登陆后的第三天,阿塔尼斯终于下定决心,想要深入到那片阴森的巨型石头森林中去看看。他在沿途并没有发现什么有威胁的生物,只看到了一些人畜无害的低级原始异虫。然而在他向森林内部前进的时候,他注意到了森林中竟然有大型原始异虫的尸体;尸体上的伤痕是锐器造成的,而且看起来,似乎还是在不久之前发生的事。

他心中的弦一下子紧绷起来,这附近果然有自己之外的智慧生物!阿塔尼斯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沿着异虫尸体的方向前进着想要一探究竟,是什么危险的生命体存在在这个星球上。

巨型的石头树木极其遮挡视线,因此,当阿塔尼斯发现一个红黑色的身影正伫立在自己前方时,他与对方的距离已经非常近了。他敢断定对方也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只是怎么看,眼前的这个生物分明同样是个星灵。

“你好?”

这份意外之喜自然让阿塔尼斯的心情无比雀跃,他紧张的神经一下子舒缓下来,没多想什么,就友好地主动打了个招呼。

“……你好。”

对方这样回复了他,话语稍微有些迟疑,然后慢慢转过身来。那果然是个星灵没错,不过对方有着红色的眼睛和苍白的皮肤,与他的蓝皮肤蓝眼睛很不一样。

“太好了,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星灵!我还以为要一直一个人待在这里了。”

“你是一个人吗?”

红眼睛的星灵这样问他。

“是的。不过看来我今天运气还不错,在这个鬼地方也能遇见同胞——对了,差点忘记自我介绍,我叫阿塔尼斯,来自艾尔。”

可能是因为好几天都没有和其他人交流过了,而且这里远离艾尔,连卡拉都无法使用,这使得他一下子说了好多话。说完阿塔尼斯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是不是自己太热情了会让对方烦厌,还好红眼睛的星灵并没有这样表示。

“叫我阿拉纳克就好。”

“你的眼睛和肤色……你是塔达林吗?”

名叫阿拉纳克的星灵愣了一下,好像是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意义,不过很快他就直截了当地承认了。

“没错,我是塔达林星灵。”

“太有趣了!我还从来没见过塔达林呢。”

“我也没见过卡莱。”

说完,两人相视着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最后,还是阿拉纳克主动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我也是一个人,要一起吗?”

这样的提议让阿塔尼斯觉得喜出望外。

“当然,这再好不过了。我还要在这里待很久,有其它人一起的话不会太无聊。”

“刚好我也要在这里待很久。先去你的营地?”

阿塔尼斯没怎么想就答应了对方。

 


身为塔达林的升格第四人,能够限制到他的自由的人屈指可数。所以这一次离开斯雷恩,阿拉纳克只是通过下位升格者散布出风声去,就独自一人驾着航母离开了。

纵然阿拉纳克善于笼络盟友,他却不像大多数升格者那样无论去哪都带着一群死心塌地的奴仆;更多时候他喜欢独自行动,多余的眼目只会让自己留下把柄罢了。

地嗪可以算得上是塔达林社会中最有用的资源了,阿拉纳克此次外出的目的也不例外。为了便于储存采集到的地嗪,他放弃了驾驶更加轻巧的飞行器,而是选择了使用内部空间更大的航母。

他来到了一颗没什么生命迹象的星球。尽管星球表面的环境有够恶劣,他还是打算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仔细勘察一番。所谓富贵险中求,越是自然条件恶劣的星球,其地表下蕴含的资源可能就越丰富。

秉承着这样的信念,阿拉纳克无所畏惧地踏入了这颗星球上独特的岩石森林里。不出他所料,森林中还是躲藏了一些进化程度很低的原始异虫,尽管它们看起来毫无攻击性,阿拉纳克还是顺手砍死了几只挡路的异虫。

然而就在他以为这颗星球上不可能存在高等生物的时候,他听到背后传来了正在向自己靠近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故意放轻了,显然对方也意识到了这附近可能有其他人存在,这让阿拉纳克本能地觉得来者不善。他第一时间并没有妄动,只是缓缓抬起了手臂,将灵能刃保持在一个可以随时出鞘的状态。

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在离自己不远的位置停止了。

“你好?”

他听到对方这样说,语气听起来并没有什么恶意——该死的,这里竟然还有自己之外的星灵?

“……你好。”

阿拉纳克依然保持着可以将对方一击毙命的紧张姿态,缓缓转过身去。

眼前的星灵,穿着简陋得简直令他想笑。那点简单的布片根本称不上是衣服,而裸露出的大片蓝色皮肤和闪闪发光的、像是充满了好奇心的蓝眼睛,昭示着对方是自诩为“正统”的卡莱星灵,那个被塔达林唾弃的懦弱民族。

“太好了,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星灵!我还以为要一直一个人待在这里了。”

对方倒是完全没有戒备心的样子,非常符合卡莱在阿拉纳克心目中的愚蠢形象。

“你是一个人吗?”

即使从衣着上来判断,对方只是个无足轻重的杂鱼,阿拉纳克仍然没有解除警戒的姿势。他可完全不想将自己的行踪暴露给其他族群的星灵,如果对方还有同伴,那么他就必须在对方将讯息传达给其他人之前除掉他。毕竟对方连盔甲都没有穿,杀掉他就像碾碎一只虫子一样轻而易举。

对方不假思索地表明了自己的确是一个人,那副愚蠢的模样让阿拉纳克简直找不到认为他在说谎的理由。随后他还知道了这个愚蠢的星灵叫做阿塔尼斯。更令他感到惊讶的是,阿塔尼斯竟然对自己塔达林的身份都毫无顾忌。不过他依然不可能对阿塔尼斯完全放下戒心,因而并没有告知对方自己还坐拥升格第四人的尊贵地位。

遇到这个毫无危机感的星灵让阿拉纳克改变了计划。如果能得到对方足够的信任,从他那里套取到的关于卡莱的情报,一定会比地嗪更有价值。于是他提议要不要对方与自己同行。阿塔尼斯的反应也不出他所料,不仅没有拒绝,而且还是一脸期待的样子。

正如对方所说,接下来的日子大概不会无聊了。

阿拉纳克开始庆幸自己开的是航母了,足够的储备能让他在这个贫瘠的星球上多待一段时间。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