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随笔

写写plan B((误



 

自从进入了会客室,阿拉纳克的目光就一直集中在大主教身边的那个孩子身上。看来那的确是对方的小孩没错了,可是为什么……原来阿塔尼斯已经成立了家庭、并且有了自己的孩子吗。

他不本该感觉到什么不妥的,当年是他先选择了离开;尽管自己做出过“也许有一天我会回到艾尔”的承诺,但是那也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然而星星点点的嫉妒依然在咬噬他的心脏,煽动着他内心那点不愿承认的悔恨情绪。

“阿拉纳克……”

大主教这样叫着他的名字,一边把在脚边跑着跑着摔倒了的孩子抱起来。这么近的距离,足够阿拉纳克看清那个孩子的相貌:只会属于塔达林的红眼睛,以及与自己相仿的前额褶皱。这难道是……?他有些不可置信地抬眼盯着眼前的星灵大主教,然而对方并没有对他的质疑有什么反应。

“不用怀疑,这是我的孩子。看起来很可爱吧?是个相当活泼的孩子,和他的父亲一样,一点都不愿意老实待着。”

“这孩子的父亲是……”

心中大约已经有了定数,阿拉纳克抱着笃定的信念问着,但不知为何,他的声音中依然有份怀疑。孩子的年龄和他离开艾尔的时间差不多,塔达林的特征,与自己相似的长相,还有阿塔尼斯与往常截然相悖的行为模式……一切都在昭示着,眼前的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但为什么,他依然对此感到心虚?

“——这不关你的事。”

阿塔尼斯的声音很冷,就像还在为什么而生气一般。

“你说不关我的事?”

“这是我的孩子,自然不关你的事。”

小星灵从他母亲的怀中挣脱了出来,爬到了桌子上,阿塔尼斯只好花点功夫把他捉回去,稳稳地抱回自己怀里,“只是他太小又闹腾,我没法不把他带在身边。还请见谅了,高阶领主。”

“那么他的父亲是谁呢,达拉姆的大主教?该不会是什么提不上台面的人吧。”

阿拉纳克的愤怒情绪被无名地激发了起来。他不自觉地抬高了声音,言语充满了针锋相对的讽刺意味。

“我说了这不关你的事!别想激怒我,阿拉纳克,这是我的地盘,你不会想在这里惹麻烦的。”

“听听你的语气,大主教,你在害怕——在害怕什么?害怕承认自己的失败与无能吗?”

“我甚至不知道你想说什么,阿拉纳克,你的言论简直令我发笑。”

“那就正面回答我,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怒气随着灵能在房间内一瞬间爆发出来,然而阿塔尼斯依然按兵不动,毫无动容的样子像是在嗤笑高阶领主不由自主失态的窘相。只是他怀中的小星灵显然是被灵能冲击吓得不轻,大声地哭闹了起来。

“我再说一遍,这个孩子不关你的事,而且我今天本来也无意和你讨论与他相关的事情。”阿塔尼斯抱起怀中哭喊着的幼儿,忿忿地转身离去,“别再想拿过去的事要挟我,阿拉纳克,过去的事早就过去了。”

 


然而这天的晚些时候,阿拉纳克干脆想了个办法潜入了大主教的房间。他还是放不下心,无论是因为对方今日的反常表现,还是他们之间依然存在的那点浅薄的情感——如果阿塔尼斯不愿意说,那就直接去问他的孩子好了。

“小家伙,告诉我,你的爸爸是谁?”

在摇篮里的小星灵只要用一只手就能抓起来,阿拉纳克毫不费力地揪着他的腰把他提了起来,凶神恶煞地吓唬着他。高阶领主有一瞬间甚至起了杀心,反正,塔达林从来都不是达拉姆的盟友,杀掉大主教的孩子再扬长而去无疑是最好的报复方式。然而睡得正香的小星灵被粗暴地摇醒之后,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神情凶狠的大星灵,竟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像是觉得他的样子很好笑。

“别笑了,小子,回答我的问题,不然就扭断你的脖子。”

“妈妈说爸爸是坏人,很坏很坏的人,看见他要赶快逃跑。”

“别说这些没用的,告诉我他是谁!”

小星灵思考了一阵,沮丧地低下了头,就像没能答出老师考题的学生。

“……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爸爸。小朋友都笑话我,因为我是坏孩子,所以爸爸才不要我了。”

他能看得出来,阿塔尼斯的孩子就像他本人一样傻,绝对不会撒谎。

在听到这些之后,阿拉纳克心中好像有一部分软化了——对方这些年究竟是怎样忍耐过来的?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承受着被所爱之人背叛的痛苦……但是高阶领主可不会有好心接盘的意愿,就算他还喜欢着阿塔尼斯,他也不能接受对方的心里已经有了其他人,而且和对方还有了一个孩子。

阿拉纳克把小星灵平稳地放回摇篮里,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快步离开了。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