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坚果唱歌((



走廊的另一端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阿塔尼斯仔细地聆听着,觉得那声音的主人好像是塔达林的高阶领主——他在做什么?那声音听起来很有节奏感,就像是音乐。

阿拉纳克是……在唱歌吗?真令人难以置信,原来看似与艺术创作完全不相干的族群竟然也会有歌曲这样的文化。不过,即使是以星灵敏锐的听力,他依然无法听清对方究竟是在唱什么,就好像阿拉纳克只是毫无章法地在无意识中哼哼。

他悄悄走了过去,尽可能地不让自己的盔甲撞击地面发出太大的声音,不想打扰到对方的兴致。只是对方的感官同样敏锐,在察觉到有人在接近时,那声音就戛然而止了;然后阿塔尼斯在走廊上拐过弯,果然看到了正对着窗外的星海不知在想什么的高阶领主。

“你刚刚在唱歌吗?真是出乎意料……”

“没有。”

高阶领主很干脆地否认了。

“我的意思不是说你唱得不好,我只是……有些惊讶罢了。”以为阿拉纳克是误解了自己的意思,阿塔尼斯赶紧解释道,“你唱得其实……还不错。”

是还不错。阿塔尼斯觉得这样的描述并没有太过夸张,不过对方依然是一脸不开心,好像是被撞见了什么极其尴尬的事。

“我没有唱歌!”

“唱歌对于星灵来说是种天赋,而你并不需要急于否认。”不明白对方为何如此执着,阿塔尼斯只得继续劝说着自己此时心情不好的恋人,“我完全不会唱歌。大多数艾尔星灵因为习惯了卡拉的存在,都没有学习唱歌的机会。”

“我没有……”阿拉纳克依然在否认着,只是看着阿塔尼斯不焦不躁安慰着自己的样子,态度也渐渐缓和了下来,“……我也只会这一小段。”

“能再唱给我听听吗?”

阿拉纳克沉默了一段时间,久到阿塔尼斯都觉得他绝对不想唱了的时候,他终于发声了,然而曲调不够清晰,歌词也非常模糊……阿塔尼斯甚至听不出这首歌究竟唱了些什么。

只哼哼了一小段,阿拉纳克就停了下来,“我记不清了。”他这样说着,好像是在刻意回避着什么,然后继续把眼神投向了浩瀚的星河。

“是在很久之前听到的吗?”

“在很久很久以前,被我称为‘母亲’的人曾经给我唱过。”看不到阿拉纳克的神情,阿塔尼斯不知道对方究竟在想什么,是在难过吗?

“……不,这都是我胡说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

评论
热度 ( 14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