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他什么都没有了,失去了他的同胞、他的家园……甚至连那颗星球都已经不复存在了;阿拉纳克是他唯一还拥有的东西,而现在,成了他的一切。

他被安置在斯雷恩,高阶领主对他体贴有加,日常所需的全部都尽可能地满足他。可是他依然提不起精神,对方对他的照顾在他看来全都是变相的折磨,用这些施舍来击溃他内心最后想要坚持的东西。

在塔达林的领土上,他可以去任何想要去的地方,做任何想要做的事,但他依然觉得苦闷。他哪里也去不了。他什么都做不了。他觉得自己像是被困在笼中的金丝雀,只是因为讨人喜欢就能得到食物,然后愉快地为他的主人歌唱。

于是他开始刁难阿拉纳克。有一回他说他想看艾尔风格的建筑,而为了博他欢心,高阶领主对这样的要求也丝毫不敢怠慢,没过几天,阿拉纳克真的将自己的住处改造成了艾尔独特的白金色,连装饰都采用了真正的凯达林水晶。

可是他却因此更加难过。

因为自己是累赘。

没有家园、没有地位、没有身份的流浪者,就应该在宇宙中漫无边际地流浪,然后在没有人的地方独自消逝。

但现在又为什么……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变得越来越孤僻。高阶领主也干脆整日陪在他身边,希望他能恢复一点精神。

“想要什么就跟我说。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只要毫无顾虑地享受就行了。”

阿拉纳克抱着他这样说,可是他还是垂着头,一言不发。

“别逼我……我是喜欢你,但我不想把我的感情浪费在一个死人身上。”

他对着对方缓缓张开双臂,意图很明显——

——那就杀了我。

——你喜欢的那个人,早已经死了。

迎接他的会是什么?无情的刀刃,还是一如既往的拥抱?他不知道。

他闭上了眼睛,等待对方的判决。

评论
热度 ( 5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