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这又又又是啥的结尾part.2

(继续接上文)


“阿拉纳克,你骗了我。”

收到来自达拉姆大主教的通讯对于阿拉纳克绝对算得上意外之喜。他从来没有对两人在未来还能有所联络抱有幻想,诚然,他是渴望着能够再次见到阿塔尼斯的,无论是怎样的交集方式,他都不想“失去”他的阿塔尼斯。

但是第一句话就接到劈头盖脸的一顿指责,阿拉纳克有点没搞清状况。是因为最近自己没有老实本分地傻待在斯雷恩上、而是去用武力扩张塔达林的势力范围了?他觉得阿塔尼斯应该不会在乎这个才对。

慎重起见,他打算先试探一下阿塔尼斯所谓如何。

“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一件呢,达拉姆的大主教?”

“不要想搪塞过去,我都知道了。”阿塔尼斯的言辞同样含糊不清,“但是到如今我仍想不通,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究竟有什么其他的用意?”

“……你在说什么?”

可是阿塔尼斯此时话锋一转,接下来的提问让高阶领主突然感觉到了无所适从。

“如果你不愿意提起过去的事也无所谓,但阿拉纳克,出于个人意愿,我希望你正面回答我这个问题——你可曾有过一点点的……喜欢我?”

喜欢……?

阿拉纳克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波动,脑内却是着实愣了一下。阿塔尼斯为什么会这样问自己?然而他心中又无端生出些窃喜的情绪,因为至少这说明,阿塔尼斯还在乎着自己。

但他无法坦诚,况且是“喜欢”这样意义模糊的词语。阿塔尼斯什么都没有表示,自己又为什么要回答?塔达林向来都只会索取不懂得付出,就算对方真的还对自己有意,他也只会享受着对方这份单方面的情感、却吝惜于贡献出自己的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他回答得无波无澜。

阿塔尼斯的神情好像变得有点落寞,他似乎在努力地克制什么,但这样的心理活动在阿拉纳克面前简直就是毫无隐藏。在一段称得上漫长的停顿后,他终于说话了:

“那么,你曾经做出的那些事,都是为了折辱我的自尊,对吗……”

那些事。

即使再装糊涂,阿拉纳克也知道对方是在说什么了。在亚顿之矛上的无数个夜晚在他眼前重现,他是如何诱骗达拉姆的大主教心甘情愿地献上自己的身体,肆意地侵犯那具年轻且无人占有过的肉体,甚至引诱对方主动打开自己身体最隐秘的部分供他玩赏的……看来不管方式如何,阿塔尼斯总算得知了那些行为绝非单纯的灵能交流,而是只应该发生在最亲密的爱侣之间的情事。他想过阿塔尼斯有一天总会知道,但这天在他看来来得有些迟了。

“啊,看来你真不是在虚张声势。”

阿拉纳克依然没有说什么,在形势不明朗时按兵不动一向是他的风格。

“这样也好……”阿塔尼斯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像是做出了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既然如此,这个孩子也没有出生在这个世上的必要了,我们之间所有的过去都一笔勾销,我也不会再怪罪你什么。”

孩子?阿拉纳克心中猛地一颤,平日冷静自制的面具突然被他抛去了,“你说孩子?!”

他当然不是没有想过阿塔尼斯有怀孕的可能。不止一次地,他在为大主教脱去衣物的时候悄悄观察过对方的小腹,希望有朝一日那里会因为自己而隆起——都射进去那么多次了,总该怀上了吧?——可是星灵的怀孕周期极其漫长,仅仅一年上下的相处时间,他根本就看不出那始终扁平而肌肉紧致的肚子下到底有什么端倪。

“既然你我之间什么都不复存在,我也不会对这个孩子有所眷念。”大主教冷漠地背过身去,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关闭通讯的样子,“不劳你费心,我会自己解决的。”

但是阿拉纳克能感觉得到自己还有机会。因为对方并没有立即结束通话,他在等待自己做出最后的挽留,“等等阿塔尼斯!我……”

然而他一时语塞,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绪。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并不像语气中的那样冷漠,大主教的心中其实已经动摇了。他从来没有听过阿拉纳克有这样急切的语气,这说明至少对方真的对自己的态度做出了回应,不管怎么说……尽管不愿承认,他心里放不下阿拉纳克,在很久之前那颗爱之种就被深深埋下了。

过了一会儿的沉默,阿拉纳克终于这样说了,极其艰难地。

“……如果真的毫无感情,我是不可能做出那些事的,阿塔尼斯。”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毕竟对于阿拉纳克来说,说出“我在乎你”“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这样的话,简直比让他一个人去杀埃蒙还要难。

但是阿塔尼斯没有说话,他在等对方的进一步解释,在阿拉纳克继续说些什么之前他是不会让步的——这让他们两人陷入了一段相当长时间的面面相觑却又鸦雀无声的状态。终于阿拉纳克最先憋不住了:

“在艾尔等我,我现在就过去!”

还没能阿塔尼斯反应过来对方想要干什么,阿拉纳克就关闭了通讯,而且在他转过身去、画面黑掉的前一秒,阿塔尼斯明显听到了对面传来的撞到桌子的声音。



(这回真的不会再有下文了)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