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怪物,邪(谐)教徒,拉郎狂魔,一言不合就排列组合

【AA】这又又又是啥的结尾part.1

(接上文)


阿塔尼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食髓知味,不仅没有察觉出丝毫不妥,甚至有几次还主动向他要求过。在那之后,他以补充灵能的名义哄骗着阿塔尼斯又和他做了很多次,直到他们将埃蒙彻底击败的时候。

在阿拉纳克的认知中,这个星灵早已经是他的了,他们早就做过了那么多只有最亲密的恋人才会做的事,尽管阿塔尼斯可能并不这么认为……由极其亲近的互动引发出切实的依恋,从前他只想着玩弄对方,现在却连他自己也骑虎难下,一同陷入了感情的茫然中。可是身为天性奸诈的塔达林,阿拉纳克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向阿塔尼斯敞开心扉。

——阿塔尼斯究竟在想什么呢?

他不确定对方是否与自己抱有同样的情感。

——明天吧,明天就去向阿塔尼斯坦白……

然而他不断拖延着这个“明天”的期限,始终都没有鼓起勇气去直面阿塔尼斯。

他就要离开了,在击败埃蒙之后,他于情于理应该回到斯雷恩、回到他的族群中去。他就要失去他的阿塔尼斯了。

——只要这一次,对方主动要他留下,他就向阿塔尼斯表明心意……

阿拉纳克站在舰桥上,面前是专程前来与他告别的达拉姆大主教。阿塔尼斯对于他过去的鼎力协助表达了由衷的谢意,并且祝福他与塔达林的未来前景一片光明。

——这就完了吗?

他在向塔达林的红黑色母舰缓缓走去的时候,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阿塔尼斯,可对方依然什么都没有说……

也许他们真的再也不会相见了。

阿拉纳克心中从未有过如此的失落感,但他身边没有人能读得懂他的心情。

 

达拉姆的大主教时常会思考阿拉纳克对于自己的意义是否变化了。他们应该只是暂时的盟友,除此之外,他们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星灵。

但是交流灵能的行为让他不由自主地对阿拉纳克产生了眷恋的感觉,虽然开始时的感觉非常古怪,但渐渐的,他对此有些上瘾了,无论是对这件事还是对阿拉纳克这个星灵……

然而塔达林的高阶领主什么都没有表示。

阿塔尼斯害怕自己的情感会成为单方面的追求,毕竟他们除了补充灵能的行为之外什么都没有。阿拉纳克从来没说过什么,更没有保证过什么。他大概只是被那个会拥抱着自己的阿拉纳克迷惑了,以为这样就是感情的证明。

他试图说服自己别去在乎阿拉纳克,别看着对方……会陷进去的。

于是在阿拉纳克离开的时候,他压制住了全部的个人情感,以一种最公式化的方式送别了对方。

 

阿塔尼斯在迎战埃蒙的最后那段时间就觉得身体总是不舒服,像是因为积劳成疾而时常体力不支。这对于一个战士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为了军队的士气不受影响,他将身体有恙的事实掩饰住了,坚持到将埃蒙完全击败后才抽出时间去检查了一下身体。

可能只是旧伤复发吧……

他也没有把这特别当回事。

“大主教,您并不是生病了——”

手里拿着医疗器械的星灵医师眼睛里闪动着完全藏不住的笑意。她早就听说过那个视频录像的传闻,或者说,几乎整个达拉姆都对此有所耳闻——他们的大主教在自己的房间被那个卑鄙的塔达林占有了,而那时不知为什么,大主教竟然打开了房间内的监控,这让监控室全体值班的百夫长都惊得呆在原地地目睹了全程(“我以塔萨达尔之名起誓这是真的!”当时在场的其中一人曾经向她这么保证过)。而且看起来他们的大主教不像是被迫的,而是两人完全你情我愿的行为。

……唉,虽然很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阿塔尼斯的决定他们也只能尊重了。

“——您怀孕了。胎儿已经快一岁了。”

怀……孕……?阿塔尼斯有些发懵。

“胎儿的成像显示他具有塔达林的特征,应该就是那位高阶领主的孩子了。”

“怀孕……?怎么会,我们并不是那种……”

他知道怀孕是产下新生命之前的阶段,但是至于这个过程究竟是怎样的,没有人告诉过他,他也没有途径去知晓。本以为生育这种事之于将生命都奉献给族人的大主教来说,就如同虚空中的幻影一般遥远,但自己怎么就……

听了阿塔尼斯的讲述,在战场上见识过无数生死的医师也着实愣住了。原来他们的大主教对于这些事真的是一无所知……待到她将生育相关的知识全都普及给了阿塔尼斯之后,对方的脸色有些发蓝,似乎是想起了非常糟糕的回忆。

“……我打算通知阿拉纳克。”

憋了很久阿塔尼斯终于这么说了,连他自己都觉得脸上蓝得烫手。

“这是您的自由,大主教。但从今天开始,在工作的同时,也要注意不要再劳累过度了。”医师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想,塔达林的高阶领主听到这个消息的话,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阿塔尼斯的脸色好像更难看了。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吞噬未定义的企鹅德里奇 | Powered by LOFTER